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錢乘旦: “文明沖突論”看似應驗, 實際暗含重大缺陷

錢乘旦 · 2020-08-10 · 來源:文化縱橫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文明的沖突”只是反映了“冷戰”結束后西方某些人的迷惘心理,這樣一種戰略思想并未跳出地緣政治學的窠臼,其基本構架也依然帶有“意識形態”的色彩?!拔拿鞯臎_突”是否僅是一層遮掩舊思想框架的薄薄的輕紗呢?

  【文化縱橫導讀】“冷戰”結束以來,“文明沖突論”不絕于耳,對全球政治理論與實踐產生了深刻影響。特別是近年來,面對中國崛起,西方某些國家動輒以“文明沖突”為由,人為制造對立局面。然而錢乘旦先生認為,“文明沖突論”存在重大的理論缺陷:首先,亨廷頓關于近代世界沖突模式的類型梳理和理論建構,與史實之間存在重大闕誤。其次,文明并不能理所當然地被實體化,在亨廷頓看來,文明超越民族國家而成為更高層次的利益實體,但是文明與民族國家之間并未形成有效的馴服和服從關系,西方文明至今也沒有形成共同的利益實體,既然利益實體不存,又何來沖突?第三,即便文明實體可以實現,也只有在文明實體遭受挑戰時,才可能存在“文明沖突”,西方文明是否已遭遇整體性的挑戰,依然存疑。

  回到現實,人類沖突歸根結底是由利益所引起,沖突的不是文明,而是有著不同利益的人群。那么,文明沖突到底有沒有存在的可能呢?錢先生認為,文明可能發生沖突,但那是一種純粹理念性質的沖突。而一旦所謂“文明”超越國家成為利益實體,那么這一實體還是不是“文明”,就值得商榷了。他指出,應將亨氏理論放在思潮演變的歷史結構中去看待,“文明沖突”反映了“冷戰”結束后西方的迷茫心態,實質上仍是地緣政治學的變種,帶有明顯的“意識形態”色彩。就此而言,“文明沖突”會不會僅是一層遮掩舊思想的薄紗呢?

  本文原載《探索與爭鳴》1994年第8期,轉自“探索與爭鳴雜志”,僅代表作者觀點,供諸位參考。

  文明的沖突與融合

  ? 錢乘旦 |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

  ▍“文明的沖突”是“冷戰”遺緒

  亨廷頓在《文明的沖突》一文中提出, 在“文明的沖突”中,“文明”是沖突的主體,以“文明”為界,世界將重新期分陣營。在當今世界上,“文明”有以下若干種類:“西方文明”、“伊斯蘭文明”、“印度教文明”、“斯拉夫——東正教文明”、“儒家文明”、“日本文明”等等。

  亨廷頓預言:在“文明”的斷裂帶上,將出現重大沖突。他進一步預言說:“冷戰”結束后,世界主要沖突將在“西方文明”與“儒家——伊斯蘭”文明結成的同盟之間進行,“儒家文明”和“伊斯蘭文明”將共同向“西方文明”挑戰,形成“西方對抗非西方”的格局,造成新的緊張局勢。

  對此,亨廷頓告誡西方:為保衛“西方文明”,就必須加強歐洲和北美之間的團結,維持與”日本文明”的傳統關系,爭取與“斯拉夫—— 東正教文明”友好相處,集中力量對付“儒家文明”與“伊斯蘭文明“結成的同盟。熟悉國際事務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亨廷頓這里說的幾種“文明”,其實是指一些特定的區域政治范疇,實際上在預言:”冷戰“結束后,世界主要沖突將發生在以西方為一方、以中國和伊斯蘭教國家為另一方的兩大陣營之間,其他力量則是西方所必須爭取的,西方對此應有所準備。

  其實,“文明的沖突”只是反映了“冷戰”結束后西方某些人的迷惘心理,這樣一種戰略思想并未跳出地緣政治學的窠臼,其基本構架也依然帶有“意識形態”的色彩。“文明的沖突”是否僅是一層遮掩舊思想框架的薄薄的輕紗呢?

  ▍沖突的類型及其疑惑

  亨廷頓說,近代以來,世界沖突的模式已經歷了幾改變化,最初是“君主的沖突”,后來是“民族國家的沖突”,然后是“意識形態的沖突”,再以后,就應該是“文明的沖突”了?! ?/p>

  “君主的沖突”指的是17、18世紀歐洲各國連橫合縱、你爭我奪的系列戰爭。大概因為當時歐洲國家多數這處在專制君主的統治下,因此亨廷頓就稱之為“君主的沖突”。然而,在歐洲歷史上,16—17世紀的戰爭一般稱為“宗教戰爭”,17—18世紀的戰爭一般稱為“商業戰爭”,前者具有顯著的意識形態色彩,后者則明顯地與商業利益密不可分,因此簡單地以“君主的沖突”籠而統之,似乎總有點以偏概全之感。

  “民族國家的沖突”按亨廷頓的說法是指以法國大革命為標志,歐洲形成了一批“民族國家”,19世紀的歐洲沖突,就是在這些“民族國家”之間展開的??磥?,亨廷頓的“民族國家”是相對于“君主國家”而言的,只有在這個意義上才可能把法國大革命看作是“民族國家”形成的標志。人們一般認為,歐洲的民族國家從16世紀起就逐步形成;在19世紀形成的民族國家主要有德國和意大利。許多歷史學家認為,19世紀的歐洲沖突基本上圍繞“德國問題”展開的,而19世紀形成的統一的德國又恰恰是君主國家。因此,19世紀的沖突和德國問題以“民族國家的沖突”一言以蔽之合適嗎?

  “意識形態的沖突”當然是指美蘇沖突,以及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與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之間的沖突。問題在于:“意識形態”是否僅僅存在著“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類思想體系?美蘇沖突又是否僅僅因為它們之間的意識形態不同呢?

  寫到這里,就需要從一般的意義上來談論人類沖突問題了。沖突本是很具體的事,但我們卻不得不把它抽象化,否則就無法談論“文明的沖突”。

  在人類歷史上,我們見到過的集團沖突有許多類型,如原始族群的沖突,部落的沖突,家族的沖突,地域的沖突,國家的沖突,等級的沖突,階級的沖突,民族的沖突,種族的沖突,黨派的沖突,宗教的沖突,意識形態的沖突,利益集團的沖突,國家集團的沖突等等,何止亨廷頓列舉的四種。

  ▍是什么導致了不絕的人類沖突?  

  人類的沖突,歸根結底由什么引起?在我看來只有一個基本根源,即利益。原始族群為聚居地而打斗,氏族為土地,家族為財產,階級為社會產品的分配,國家為生存空間,種族為延續。從最原始到最現代,從最小的人類群體到最大的社會集團,沖突無不以利益的爭奪為中心。因此只要有利益存在,就會有沖突存在,只要一部分人的利益與另一部分人的利益不同,就會發生人類集團的沖突,對此不必諱言。

  利益不僅有物質的利益,也有非物質的利益。權力、信仰、社會地位、尊嚴、威望、文化享受等等,都隨文明的發展而成為利益的組成部分。但物質利益始終是基本的利益,即使在最典型的信仰沖突中,物質利益也是時隱時現地存在著。歐洲歷史上的30年戰爭是典型的宗教戰爭,但戰爭后期井不以宗教信仰為分野,而是以國家利益為標準。權力、地位等等更是與物質利益直接掛勾,為爭奪這些東西而發生的沖突更加具有物質的意義。

  利益的沖突有一個特點,即在正常情況下,小利益服從大利益,小沖突服從大沖突。當一個較大范圍的共同利益受到威脅或挑戰時,會要求暫時地凍結各種局部利益間必然產生的分歧與沖突,一同捍衛共同利益。舉例來說:部落面臨危險時,會要求氏族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上團結一致,國家面臨危險時,會要求各階級(各黨派、各地區、各利益集團等等)消弭分歧,共同抗敵。較大范圍的利益包容較小范圍的利益,對它的威脅意味著對所有較小范圍利益的威脅。但是當較大的利益井未受到明顯的威脅時,較小利益的沖突就會是主要沖突??傊?,較大利益的沖突意味著對較小利益的整合。

  ▍文明的沖突是否可能?  

  對人類的沖突作了以上這些考察后,我們再來看“文明的沖突”,亨廷頓認為,“文明”是超越于民族國家之上的一種更高層次的認同。既然如此,“文明”就是一種比“民族國家”更大的利益范圍了,它置身于民族國家之上,是一種比“國家”更大的利益實體,對此我們需要提出兩方面的質疑。

  (一)“文明”是否可以被實體化?

  “文明”是否會形成(或已經形成)一種利益的實體,如氏族,國家、民族、階級等其他實體一樣?“文明”如果只是一種想象的利益實體,它是沖突不起來的,因為“國家”不會服從它。但“文明”是否已顯現其共同利益所在,足以整合較小的“國家”利益? 對此甚可表示懷疑。

  眾所周知,迄今為止,“西方文明”都未能充分體現其共同利益,從古羅馬時代起,“西方”內部一直沖突不斷;本世紀的兩次大戰,都是在“西方內部”引發的。

  如今,“西方文明”是否已成為超出所有西方國家之上的更大利益實體了?對此我們將拭目以待。其他“文明”的整合就更不消說了,在海灣戰爭中,連阿拉伯世界都不是一個整體,更談不上整個“伊斯蘭文明”。

  (二)“文明”是否已經受挑戰?

  即使“文明”已成為一種更大的利益實體,那么“文明的沖突”也必須是在“文明”受到挑戰時才會出現,否則就只有“國家”的沖突。因為在較大的利益未受威脅時.就只會有較小利益的沖突,“文明”若未受挑戰,就不會有“文明”的沖突;“國家”若未受挑戰,連“國家的沖突”都不會有。但“文明”若果真受到挑戰,那就是非同小可的事了。在理論上,我承認有這種挑戰的可能性;但在實踐中,人類是否已發展到這一步,有可能對某個“文明”構成威脅了?這又是一個需要存疑的問題。

  ▍文明的發展之道

  現在,讓我們跳出亨廷頓的思路,把“文明”拉回到一般人所理解的意義上來,即不把“文明”看作是利益的實體。文明就是文明,它是人類在漫長發展過程中積累的生存方式的總和。不同的人群由于其生存環境,發展經歷以及思維方式的差異性,導致產生不同的文明。

  文明必須通過交融才能發展,沒有交融就沒有文明。一個遠古文明的產生就象是點燃一支蠟燭,其光亮有限,也很容易熄滅。但如果許多文明同時產生。許多蠟燭同時點燃,就會連成一片文明之光。其燭光交融,此生彼滅,越傳越遠。交融在文明的產生中重要,在文明的發展中就更重要。出現在某一個人類群體中的一小點文明進步,若傳播開來,就會在其他人類群體中引起連鎖反應,這里靠的就是交融。文明是人類的共同財富,是多個人類群體共同創造的產物,任何單一的人類群體都不可能創造出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某一種文明。

  交融在文明的發展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沖突也是交融的一種形式,而且是很重要的形式。許多交融正是在沖突的形式中進行的,遠古時期,原始人群的沖突推動了文明的產生,湯因比的挑戰與應戰理論對此有精彩的論述。中國古代神話中黃炎大戰等傳說記載了遠古華夏文明產生時的沖突場面。中國古代的一些發明創造曾通過戰爭傳播到阿拉伯,再傳到歐洲;西方近代文觀也首先以沖突的形式傳到東方,傳到中國。不過,我們這里所說的沖突是人類群體的沖突,人類群體的沖突起到了交融文明的作用。如果不把文明看作是利益的實體。那么,在這些沖突中,沖突的不是文明,而是有著不同利益的人類群體。

  那么,文明究竟會不會沖突?還是會的,但那是一種純粹理念性質的沖突,比如基督教價值觀與印度教價值觀的沖突、現代人和傳統人在認知事物時發生的觀念沖突等等。只要不把文明看作一種利益實體,“文明的沖突”就只會在這個層次上進行。

  因此,如果按照亨廷頓的說法,“文明的沖突”將成為主導世界格局的主要沖突形式,那么就只有兩種可能性:

  第一,利益實體的沖突今后將不存在了,人類沖突只在觀念的層次上進行;  

  第二,“文明”是一種利益實體,它超出于國家之上,是一種比國家更大的利益范疇。但是,文明究竟是不是利益實體呢?或者,超國家的利益實體是否就是“文明”呢?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看今朝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一些中國人為何還在做夢?
  2. 獅駝嶺,死了16萬人,白骨如山
  3. 檢討中國對特朗普定位的誤判及建議
  4. 張總從火星回來了?
  5. ? 孫錫良:你還在迷信民國教育神話?(以史補愚)
  6. 馬列主義陣營的分化:修正主義者和毛主義者
  7. 對美國的拉攏,俄羅斯會“出賣”中國嗎?
  8. 黎巴嫩大爆炸!當年引美軍進門時,悲劇就已注定
  9. 莫言真牛,阿貓阿狗交個投名狀都要毒你的小說
  10. 張一鳴現在“醒悟”還來不來得及?
  1.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2.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辦”——讀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則》有感
  3.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4. 余 涅|識破胡錫進的漢奸言論
  5. 還得是“毛主席”!美國記者在橘子洲頭被震撼到了……
  6. 多少個頭銜算個P!還有更厲害的呢!
  7. 無視反毛公知的感受:這家機構的年輕人竟如此真誠的紀念毛主席!
  8.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9. 美國的流氓本性與公知的蕩婦羞辱
  10. 如果反腐能解決腐敗,怎么會有革命?
  1. ?原來污蔑毛主席的人是他!全國人民都必須喊打
  2.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3. 據說都怪一個人
  4.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5. 有什么不對勁嗎?
  6. 一本《平安經》,一群馬屁精
  7.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8. 尹一鴻:如今有多少像王振華、任志強這樣的混進黨里的“中共黨員” ?
  9. 遼寧王忠新:挖蘇共“祖墳”的都是蘇共最高領導接班人
  10. 李云雷:點而不破的中國“官場小說”,正在發生劇變
  1. 挫折中的信仰
  2.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3.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4. 道家學說到底幾斤幾兩?《道德經》里有什么陰謀?
  5. 一名貧困大學生外賣員的自述
  6. 特效救命藥5毫升70萬元!藥價瘋了!
山东11选5技巧出1下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