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龔忠武:人天五論——試論戰疫之大道「仁道主義」(中)(定稿)

龔忠武 · 2020-08-08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本篇的重點是瘟疫引起的古今中外對人與自然關系也即人天關系的思考也即解讀;具體而言,即漢代儒宗董仲舒的解讀、近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的解讀和作者的解讀三種。

人天五論

——試論戰疫之大道「仁道主義」(中)

龔忠武

(定稿)

  目錄

  上篇

  序論疫泄天機

  二論當今世道

  中篇

  三論人天交戰

  下篇

  四論命運與共

  結論大道在仁

  ——————

  中篇

  三論 人天交戰

  目錄

  人類的公敵

  三種解讀

  本篇的重點是論述瘟疫引起的古今中外對人與自然關系也即人天關系的思考也即解讀;具體而言,即漢代儒宗董仲舒的解讀、近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的解讀和作者的解讀三種。

  既然是瘟疫引起的,那就先扼要地談一下當前人天或人疫戰爭(1)中肆虐人類的公敵,新冠肺炎病毒。美國總統特朗普、英國首相約翰遜和法國總統馬克龍,都曾經分別將抗擊新冠疫情看成是一場戰爭,在同病毒「打仗」。特朗普自稱是「戰時總統」,紐約州州長科莫Andrew Cuomo稱醫護人員為「戰士」。(1)。

  但最令人矚目的是,還是習總領導下的中國政府,對人疫的斗爭斬釘截鐵、毫不含糊地定性為一場「戰爭」,一場人民戰爭,并堅決果斷地付諸實際行動:

  這是一場全人類與病毒的戰爭。面對前所未知、突如其來、 來勢洶洶的疫情天災,中國果斷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中國把 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以堅定果敢的勇氣和決 心,采取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防控措施,有效阻斷病毒傳播 鏈條。14億中國人民堅韌奉獻、團結協作,構筑起同心戰疫 的堅固防線,彰顯了人民的偉大力量。…….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高度重視、迅速行動,習近平總書 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統攬全局、果斷決策,為中國人民抗 擊疫情堅定了信心、凝聚了力量、指明了方向。在中國共產黨 領導下,全國上下貫徹“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 準施策”總要求,打響抗擊疫情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2)

  并且《白皮書》通篇50多次從各個不同層面,描述中國在和平時期正在進行的這場奇特的人天交戰的情況。

  但最令人動情的人疫交戰的真實情景,莫過于2020年6月26日武漢在第一線戰斗的醫護人員所唱的《和你在一起》的戰歌,其中有這樣一段洋溢著戰斗激情的詩句:

  寒冬的江城

  我們在沖鋒

  喘息的生命等待著喚醒

  臉上的印痕

  是無言的傷痛

  這一刻

  我們戰斗在一起   (3)

  同樣令人深為動情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第一線也即戰疫戰場進行遺體解剖、病理診斷工作的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病理科主任、全軍臨床病理學研究所所長卞修武所帶領的“病理戰疫隊”,與病毒進行“殊死搏斗”。(4)

  試問:有這樣誓志要將戰疫進行到底、不勝不休的政黨、政府、領導人、專業人員和人民,眾志成城,豈有不勝之理?就是不勝也難!

  既是公敵,人類要戰勝敵人,而且只許勝,不許敗;孫子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那我們對敵人知道的多少?遺憾的是,人類迄今對它所知極其有限。

  病毒是微生物的一種,是來到地球上最早的生物,大概與地球同齡,差不多地球上出現生物適存的條件時,就有了微生物。(5)哺乳動物,高等的生物人類的出現,是微生物在地球上遇到的最晚來的尊貴的客人。微生物,對這晚來的客人,反客為主一定是不歡迎的,必然反抗抵制,這是生物自衛的本能。(6)所以,人天交戰的歷史,應該說自從人類來到地球這個世界,就開始了。

  這個人類的公敵,地球上的病毒,難以計數,堪稱地球上數量最  大的生物;而且無所不在,地球上每一個生態系統都少不了它們的蹤跡,并入侵每一種生物體。它們可以穿越地球各大洲,每天有數以萬億的病毒會從天而降。地球上每平方米地方的病毒竟有高達8億個之多!真是令人不寒而栗!(7)

  而且病毒具有自然界無與倫比的進化速度,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 病毒也與時俱進,亦步亦趨,產生抗體和變體,增強適存能力;這不僅意味著它們可以戰勝我們的免疫系統,而且大大增加人類開發有效的疫苗和治療的難度。(8)

  誠如微軟(Microsoft)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早在2018年就曾警告說,下一次大流行病可能是我們從未見過的傳染病。他建議我們人類像應對戰爭一樣,為其出現做好準備。

  戰爭,打一場抗疫的戰爭!這不就是「人天交戰」么!

  今天的科學,假定已有能力更有效地應對大流行病,但問題是,難以調動資源和政治意愿來認真對待。所以,人天交戰面臨的最大問題除了病原體之外,還有人類自己,人類是自己的敵人:一個容易安于現狀的人類,一個想方設法維護生活現狀的人類。

  還有野心政治家和一心想維護霸權的帝國主義國家,有制造生物恐怖主義的風險?,F在只需要使用基因序列指令,就可以從零開始構建病毒,所以你不需要成為官方科學家也能接觸到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體。病毒一旦被釋放出來,將會永遠改變世界。正如比爾?蓋茨去年所說 「擁有核武器,你認為你可能會殺掉1億人以后停下來。而病毒卻不會停止?!?/p>

  以上是講的病毒的一般情況,2019年12月首先在武漢爆發(但并非病毒源頭)然后擴大到全球的肆虐人類的叫做新型冠狀肺炎病毒,covid-19, 只是冠狀病毒(9)龐大家族中的一種,由于是一種從未見過的新的冠狀病毒,(10)所以稱之為新型。該病毒雖然死亡率要比SARS病毒低得多,也低于MERS病毒,但是它十分狡猾,易于傳染,一般通過口水、空氣、接觸,即可傳染,令人防不勝防,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表示,新冠病毒之所以比SARS"狡猾",除了傳播速度快之外,它會無癥狀傳染,(11)這給開始的診斷及防控都帶來很大的難題。

  不但狡猾,而且生命力極其頑強,據中國國家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表示,新冠肺炎病毒不僅在冬季流行,在夏季,在氣溫高的地方也會流行;而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表示,新冠肺炎病毒也特別「不怕冷」,在攝氏零下四度可以存活數個月,在零下20度可以存活20年。所以,是個很難對付的敵人,以致造成今天肆虐全球的疫災,令人聞疫色變的地步,也就不難理解了。

  上面大致概述了瘟疫和冠狀病毒的一般情況,作為本文論證的背景。誠如上篇所述,這次的新冠病毒,同以往的瘟疫一樣,將在政治、經濟、社會、宗教信仰等領域引發一系列的變革,甚至改變人類歷史的進程。這次的疫災將人天關系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引起了全球人類的密切關注。大家都在問:是怎么了? 到了21世紀的今天,人類文明發展到如此高度,甚至連富甲天下,科技獨領風騷的美國,竟然在小小病毒的挑戰下,束手無策,狼狽不堪?

  這不禁令人不得不作出深刻的反思,是人類文明本身出了問題?

  因此世界各國,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作出不同程度的應對措施,從而不僅推動了各國的公共衛生預防與應對機制的完善改革,還將使流行病學在醫學史、公共衛生史、醫學社會史等領域的研究變成顯學,受到史學家、社會學家和人類學家的關注,還大大開拓了史學研究的視野。在此思潮下,本文也主要從歷史學(思想史)和社會學的角度,對此次疫戰進行考察分析,也即對人天交戰的疫災進行解讀。

  對疫災的解讀

  一、董仲舒的天人感應、天譴說

  對于這次史無前例的是疫災,如何解讀?本文列舉三種作為參考,一是董仲舒的解讀;二是馬克思主義的解讀;三是作者獨家的解讀。

  追蹤瘟疫本身的來龍去脈,即其基因密碼,那是科學家、醫學專家、流行病學家的事; 但研究如何具體應對瘟疫,則是公共衛生專家、政治家、經濟學家的事;至于如何解讀瘟疫則是社會科學家、宗教學家、歷史學家、哲學家和思想家的事。

  本文主要是篇史學和思想史的著作,就本文的主旨而言,在中國古代的思想家中對災異最具有啟發性的解讀,當為漢初以儒家學說為基礎,以陰陽五行為框架,兼采「黃老」、中醫學等諸子百家的思想之精華,建立起一套泛自然主義的新儒學思想體系的一代儒宗董仲舒(前179-前104)(12),他的《春秋繁露》和《天人三策》將中國的帝王之學推至新的巔峰。讓我們來看看他是怎樣解讀人天交戰的。他的思想龐雜,由于篇幅所限,這里只能集中論述他的「天譴論」。

  董仲舒在《賢良策對·一》(即《天人三策》)里明確提出「天譴論」說:“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 。”(13)

  又在《春秋繁露·必仁且知》里說得更詳細、更系統;由于其奠定此后中國帝王治道治術之理論基礎,影響深遠,值得詳細引述如下 :

  天地之物,有不常之變者,謂之異,小者謂之災,災常先至, 而異乃隨之,災者,天之譴也,異者,天之威也,譴之而不知, 乃畏之以威,詩云:“畏天之威”,殆此謂也。

  凡災異之本,盡生于國家之失,國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災 害以譴告之;譴告之,而不知變,乃見怪異以驚駭之;驚駭之, 尚不知畏恐,其殃咎乃至。………

  春秋之法,上變古易常,應是而有天災者,謂幸國??鬃釉唬?ldquo; 天之所幸有為不善,而屢極。”楚莊王以天不見災,地不見孽, 則禱之于山川曰:“天其將亡予邪!不說吾過,極吾罪也。”以 此觀之,天災之應過而至也,異之顯明可畏也,……

  謹案:災異以見天意,……人內以自省,宜有懲于心,外以觀 其事,宜有驗于國,故見天意者之于災異也,畏之而不惡也,以 為天欲振吾過,救吾失,故以此報我也。……

  春秋之所獨幸也,莊王所以禱而請也,圣主賢君尚樂受忠臣之 諫,而況受天譴也。(14)

  董的「天譴論」的思想,當然不是他的獨創,他的靈感來自他專治的《春秋》經??鬃釉跁袑漠惻c政事對應記載,作為一個儒者,自然受其影響很深(15)?!洞呵铩分杏刑熳l的意思,《易經》中也有天譴的意思,(16)但均未明言為「天譴」,直到春秋戰國之交問世的《洪范》才將災異與人事的關系(天人關系),講得非常系統:

  “庶征:曰雨,曰陽,曰燠,曰寒。曰風,曰時。五者來備,各以其敘,庶草蕃廡。一極備兇,一極無兇。曰休征:曰肅,時雨若;曰葽,時陽若;曰債,時燠若;曰謀,時寒若;曰圣,時風若。曰咎征:曰狂,恒雨若;曰僭,恒陽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風若。”(17)

  所謂“庶征”,庶,就是各種各樣,庶征就是許多征兆:雨、陽光、熱、寒、風。在農耕文明時代,在生產力有限的時代,如果人類的活動能夠順應自然規律進行,按照正常秩序來得充足,各種植物就會茂盛而豐饒。(18)

  然而,如果其中任何一種極多,或者極少,就會造成災害,當然包括瘟疫。人天關系失衡,就會造成災異瘟疫。在君主時代,君主的一言一行決定天人關系,庶民眾生只是聽命順從;具體而言,吉兆出現的征兆是:君主恭謹,雨水就會按時降下來;君主有條理,陽光就會及時灑下來;君主有智慧,及時的溫暖就會出現;君主有謀慮,及時的寒冷就會出現;君主圣明,就會及時刮風。不吉的征兆則是:君主狂妄,大雨就會連綿不停;君主越禮,天氣就會久旱不雨;君主逸樂,天氣就會經常炎熱;君主急躁,天氣就會經常寒冷;君主愚昧,大風就會刮個不停。簡言之,君主的施政好壞,直接關乎自然界的變化。在這樣的思路之下,一旦出現大的災異,帝王就會下罪己詔,檢討自省施政的失誤。(19)

  本來是自然現象的雨、穤、燠、寒、風,變成了天顯示其意志,對人間善惡行為進行獎懲的“庶征”,“休征”(吉兆)、“咎征”(兇兆),即是“天人感應”理論思想的基礎。

  這是董仲舒的「天譴」思想的淵源。這種天人交感論含有樸素唯物論的唯心論思想,影響深遠,成為中國儒家天人關系的主流,雖然間有王充一類的批判雜音(20),但一直沿襲到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主義的天人觀(宇宙觀)引入中國時為止。

  兩千年后的今天,當我們仔細審視董的「天譴論」時,可以發現其人天互動的基本思思路,與今天的生態學一致,所以仍然具有現實意義,不能簡單否定(21):例如如果把他的天,換成自然界的規律,把君主換成握有決策權的政治人物、企業家、科學家等,那就是如果這些人不按照自然規律辦事,破壞生態環境,就會出現自然災難包括疫災,這不正是他所謂的「天譴」的意思嚒。(22)所以,董的「天譴論」是可以利用馬克思主義加以改造的,兩者是可以會通的。

  既然我們要會通馬克思主義和董仲舒的人天觀,互補短長,那么讓我們看看馬克思主義是怎樣解讀災異的。

  二、馬克思主義的生態觀與災變關系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們合著的《德意志意識形態》一書中,把「人類歷史的第一個前提」,確定為「有生命的個人存在」和「他們與自然的關系」(23)而對人天關系作了科學的界定。馬恩認為,「人直接的是自然存在物」是自然界中的一部分。人離不開自然界,要靠自然界生活。自然界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外部環境,即自然環境或稱自然地理環境,包括氣候、地形、海洋、土壤、動植物的分布情況以及自然資源和礦藏等等。(24)

  社會是從自然界大系統中分化出來的子系統,有了人才有社會。社會環境是人類作用下形成的第二自然環境,它包括聚落環境(院落、村落、鄉鎮、城市)、生產環境(工業、農業等)、交通環境(陸路、水路、航空等)、文化衛生環境(教育場所、文化娛樂場所、醫療場所、文化古跡保護區、風景游覽區)等。環境為人類提供各種服務,更提供用以維持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各種「資產」,如果人類能夠科學地、有節制地利用這些資產,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會平穩地持續下去;反之,如果過分地「榨取」自然,使資產流失或遭破壞,那么人類必將遭受自然界的「報復和懲罰」,面臨生存環境的危機。(25)

  必須強調,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一書中就對人類發出這一科學的警世良言。他在論述人天關系時,明確提出,人必須和自然界和諧相處,不要站在自然之外去統治和主宰自然。如果這樣做自然界必然無情地報復人類。因為人類不僅變更了植物和動物的位置,而且也改變了他們所居住的地方的面貌、氣候,他們甚至還改變了植物和動物本身,使他們活動的結果只能和地球同歸于盡。(26)

  追本溯源,馬克思認為,人之所以異于禽獸者,主要在于人有思想、有智慧,能用語言進行思維與交流,會使用工具進行勞動,創造出適合自己需要的物質產品,甚至還能「按照美的規律」(27)對大自然進行加工,改造自然,將整個自然界變成自己心儀的作品。但是,人類早年由于無知,不認識、不理解大自然的規律,或私心作祟,干出一些蠢事與壞事來,對大自然任意索取,甚至任意破壞。

  到了資本主義發展時期,人類的自私與貪欲已經學理化、法制化,甚至常態化,更是對大自然予以肆無忌憚地掠奪與破壞。所以才有恩格斯警示人類「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的「報復論」。為此,他特別舉了個具體的例子:「美索不達米亞(即底格里斯與幼發拉底兩河的中下游地區)、希臘、小亞細亞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完了,但是他們夢想不到,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為荒蕪不毛之地,因為他們使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失去了積聚和貯存水分的中心。阿爾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在山南坡砍光了在北坡被十分細心地保護的松林,他們沒有預料到,這樣一來,他們把他們區域里的高山牧畜業的基礎給摧毀了;他們更沒有預料到,他們這樣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內枯竭了,而在雨季又使更加兇猛的洪水傾瀉到平原上?!?28)

  這就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報復與懲罰的一個范例!這就是董仲舒所說的「天譴」!這就是本文所說的董仲舒與馬克思恩格斯殊途同歸的

  原因,目標一樣,但路徑不同,異曲而同工。

  恩格斯當時說的「報復」,董仲舒兩千年前說的「天譴」,就是指人類的行為違背生態平衡這一自然界發展規律而遭到了自然界的懲罰。今天我們已有海量的事實,特別是正在肆虐人類的新冠病毒,有力地印證了這點:自然界(天)對人類的懲罰。

  質言之,馬恩二人在科學的基礎上奠定了分析資本主義社會的元理論基礎,因而,只要資本主義社會持續存在,那么不論其具體形態是什么,馬恩所提出的元命題就將持續地成為理論的起點并擁有理論再生產的生命力,并會以各種新的形式呈現在相關領域中。

  例如,近代的馬克思主義學者杰德·林德加德(Jade Lindgaard)和阿米莉·波因索特(Amélie Poinssot))撰寫的《冠狀病毒,我們自食其果》一書,將上述觀點直接同冠狀病毒聯系起來:森林的過度砍伐和種植園(橡膠、油棕、咖啡或可可)中經濟作物的大量種植,破壞了生態系統的平衡和生物多樣性,從而導致了病毒向社區的傳播。農業用地的過度占用導致了森林砍伐過度,城市化和無休止的城市擴張同樣也加快了森林砍伐的速度,破壞了動植物的生存環境。最后,通過全球化的人口流動,跨國公司之間的經濟往來,大都市的吸虹效應,迅速將個別區域性流行病推向全球性流行病。

  又如《恐懼的生態學》(Ecology of Fear)的作者,「馬克思主義環保人士」邁克·戴維斯,在《石英之城》中對1992年洛杉磯暴動的預言和《近在咫尺的幽靈:禽流感的全球威脅》(The Monster at Our Door: The Global Threat of Avian Flu, 2005)中對于禽流感的預言都一一成真。早在2004年,他已在《新左派評論》(New Left Review)上發表了題為「布滿貧民窟的星球」(“Planet Of Slums”,2006)的文章,預言了我們地球的未來--城市貧民窟星球,將有10多億貧民窟居民完全脫離于他們的國家或全球經濟生活;未來的半個世紀里20億—30億人最有可能的去處是貧民窟,這是城市貧困的不斷加劇必然帶來的嚴重經濟、社會、政治和環境后果。 貧民窟是罪惡的淵藪,是病毒的溫床。

  上述兩個例子,對人天交戰作了生動的令人信服的描述。

  又如演化生物學家先驅羅伯·華萊士(Rob Wallace)和馬克思主義作家邁克·戴維斯(Mike Davis)都證明了,近代人類社會的資本主義化過程,極大地增強了現代全球大流行病,無論冠狀病毒還是流感。由于資本極力最大程度地利用自然資源并最大化其投資,所以它替農業綜合企業和畜牧業騰出空間或“竭澤而漁”地利用自然資源,已經摧毀了全世界森林的相當一部分。這意味著,生活在裝配流水線一樣的條件下的牲畜,越來越接近前所未聞、原本只在森林深處的動物疾病毒株。這些因素,包括森林砍伐和高密度工廠化農場,創造了全球大流行幾成定數的條件。它們恰好也是過去十年間全世界所見大規模野火的驅動因素。(29)

  這不就是董仲舒「天譴論」的現代版(將君主換成有權有勢的決策人士,資本主義社會的統治階級資產階級)嗎:人類的活動,改變了生態,生態反過來報復人類,產生了流行病。

  三、董仲舒的天譴論和馬克思主義的生態觀的理論依據

  上述例證只是陳述現象和結果,沒有指出造成這種結果的深層的思想心理原因。首先讓我們來看看董仲舒「天譴」論的理論根據:

  天地派生陰陽、五行和人,同時,天、地、人又是萬物之本。陰陽是對立統一的天的兩種能量或功能,五行則是天地萬物的五大屬性,它們依其屬性而形成整個宇宙的循環系統。陰陽五行上承天意,下至0王者,是上天和王者之間進行溝通的渠道和中介。(30)

  陰陽五行的載體是氣,因此,可以說,「氣」是董仲舒天人感應思想中的中介,是推動力。這倒是符合中醫的醫理,例如《黃帝內經》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氯必虛」,瘟疫、病毒,其實就是一股邪氣,心正行端的人是不會被它侵犯的,被它感染的,一定是內里出了問題。對一個國家來說也是如此,病毒能夠如此瘋狂肆虐,也是國家偏離了正道,要想遏制疫情,必須首先歸正人心。(31)

  所謂歸正人心,在董仲舒看來,就是通過教化,就是「漸民以仁」、「萬民安仁」,(32)心存「仁」念,也即本文之主旨,戰疫之大道在仁道主義。

  董仲舒的天的系統的核心是天人感應,天人感應源于天人同類。 董仲舒認為,天是萬物之本,人和其他萬事萬物都是由天而生的。他認為,人既然是天派生的,那么就像子如其父一樣,人應該處處都與天相類似。于是,他將天人格化,人天合一,從而展開了他泛自然主義想象的翅膀:

  他說:人有三百六十節,偶天之數也;形體骨肉,偶地之厚也。

  上有耳目聰明,日月之象也; 體有空竅理脈,川谷之象也;心有哀樂喜

  怒,神氣之類也。觀人之體一,何高物之甚,而類于天也。(33)

  總之,人在生理構造、內在精神上都與天——整個自然界相符 合。董仲舒的天人同類,具體來說,表現為以下幾方面:

  1、人的身體構造與天相類似。他說:「天以終歲之數,成人之身,故小節三百六十六,副日數也;大節十二分,副月數也;內有五藏,副五行數也;外有四肢,副四時數也;乍視乍瞑,副晝夜也;乍剛乍柔,副冬夏也;乍哀乍樂,副陰陽也;心有計慮,副度數也;行有倫理,副天數也。……皆當同而副天,一也?!?34)這就是說,天在構造上與人的生理結構是一模一樣的。

  董仲舒還說:「人之身有四肢,每肢有三節,三四十二,十二節相持而形體立矣?!?35)他將人的四肢與一年四季、每季三個月相比附。一年四季l2個月,而人有四肢十二節。

  董仲舒的天人構造的偶合比附之論,我們絕對應予應批判,但是,我們也應該認識到:第一,在天人同類的構造說法上,董仲舒的闡述是體現漢代當時的科學(起碼是醫學)水平。他是以醫學水平(醫學解剖學)為背景,來讓人們理解天的。第二,在中國歷史上,董仲舒可以說是第一個以形而下的解剖學知識讓人們形象化地理解天。在他之前,人們還沒有這樣形象、直觀地去認識「天」。以前的天總是深奧模糊的。這對一向輕視科技的儒家傳統來說,董仲舒確有創意,體現了儒宗的風范。第三、同類感應說,在古代是一種天才般的直覺玄想,但現在則得到量子力學的「量子干擾說」的印證;也即在宏觀和微觀世界中,兩種同類的量子,不論距離多遠,都會相互感應。這是量子通訊之所以能夠成立的基本理論,中國的墨子號衛星,就是根據「量子干擾」的理論建造的,而且其發展前景不可限量。所以董子的「同類感應說」與現代量子力學的「量子干擾論」暗合,不應戴上神學的帽子而簡單地加以否定。

  再來看看馬克思本人是怎樣從根本的理論上來解讀災異的。勞動者在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產品生產創造過程中,形成的勞動互助、合作關系就是生產關系。適用國家法律、政策、制度、勞動分配等關系解釋。生產工具標志生產力水平。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生產關系要適應生產力的發展,生產關系是生產力發展的形式,生產關系會反作用于生產力。 質言之,物質既常有變動,精神的構造也隨著變動。所以,思想、主義、 哲學、宗教、道德、法制等等不能限制經濟變化、物質變化,而物質和經濟可以決定思想、主義、哲學、宗教、道德、法制等等。(36)

  誠如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前驅李大釗所言:

  社會上法律、政治、倫理等構造,都是表面的構造,它的下面,有經濟的構造,作它們的基礎,經濟組織一有變動,它們都跟著變動。換一句話說,就是經濟問題的解決,是根本的解決。經濟問題一旦解決,什么政治問題、法律問題、家族制度問題、女子解放問題、工人解放問題,都可以解決。(37)

  這是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相當于幾何學上的公理定律。相對于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儒宗董仲舒所遵循的是儒家的內圣外王的公式公理:誠心正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一套儒家唯心主義的辯證思維模式,與馬克思的唯物辯證主義的思維模式截然相反。

  然而,生產力(科學技術、通訊手段、資本、工人、工作場所等)像一把具有正反兩面的利刃;有建設的一面,即推動歷史和文明的發展或進步的力量;但也有轉化為「毀滅的力量」的一面。果如此,則「只會造成災難」,正在肆虐全球人類的冠狀病毒就是這種浩劫。

  四、量態歷史力學的生態觀與災變

  參照董子的「天譴論」,和馬恩的「報復論」,作者根據獨家的量態歷史學,撰寫了「人天交戰論」。量態歷史學的歷史力學,由八個基本力構成:即四個自然力,即重力、電磁力、強力、弱力和四個社會力,即生力、滅力、物力、心力構成。

  這八個基本力,交互作用,循環不已,創造了宇宙,創造了人世,然后相互作用,創造了歷史。歷史的進程,是人天互動的結果,缺一不可;沒有人,就沒有歷史,沒有天,人無所依,也創造不了歷史,所以只有在人天互動的條件下,才能創造歷史。兩者的互動關系可借用太極圖表示如下:

  左邊 天的四個基本力  右邊 人的四個基本力

  自然界        人類社會

  量態歷史力學圖與太極圖巧合,前者的八種力與后者的八卦的八,是巧合,但功能相同,相互作用,循環不已。兩者均在解讀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現象,所以特借用太極圖作為示意圖,以資說明。

  量態歷史力學人天關系示意圖

  自然界的四種力  │  人類社會力

  A重力、B電磁力 │  E生力 F滅力

  C強力、D弱力  │  G物力 H心力

1.jpg

  三組交叉運動

  自然界四種力的互動:A重力、B電磁力、C強力、D弱力

  (一)、 A →←    B→←  C→←D

  人類社會力的互動:E生力 F 滅力 G 物力 H心力

  (二)、 E→←F →←G→←H

  (三) 、A →← B→← C→←D

  ↑↓

  E→←F →←G→←H

  或曰,這樣的解讀,不倫不類。答曰:歷史學是一門探討人類歷史進程的學問,凡是有助于解釋回答這種進程有關問題的自然科學、人文學科、社會科學,均在借鑒參考利用之列。

  以上列舉的八個自然社會力,如何交相互動,其或然率是無限大,難以濃縮成公式化的表述。所以,從事歷史研究時,只能視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具體處理;質言之,就是找出引發具體事件的有關作用力,然后參照相應的自然、人文、社會各學科的前沿研究成果,根據辯證邏輯,回答歷史學上的如何how和為何why的兩個基本問題,而非只是根據史料文本本身,進行形式邏輯的推論。

  例如作者在解讀中國通史時,借用了天體物理學的波動論、渦旋論;在解讀中西文明碰撞時,借用了地質學的板塊論;在解讀毛澤東的崛起時,借用了天體物理學的核心說;在解讀釣魚臺運動時,借用了氣象學的蝴蝶效應說等。本文在解讀冠狀病毒時,借用了古代人天和災異關系的概念。由此看來,作者的量態歷史學為歷史學的研究,提供了扎實的科際整合interdisciplinary integration或跨學科研究的理論基礎。

  最后,簡略談一下本文的「人天」論和董仲舒的「天人」論的關系。兩者有三點共同之處:一是時代背景。漢代自公元前206年漢高祖立國至西元前140年漢武帝建元元年董仲舒應詔提出影響深遠的「天人三策」時,其間約70年,也即漢代歷經高惠文景四朝休養生息、消除地方強藩的威脅之后,國家真正統一,民富國強,根基穩固,進入一個百年的大變局;具有這樣雄厚的物質基礎的武帝時代,反映到意識領域對思想界的要求,就是必須為大漢帝國提出相應的政道和治道的理論思想。于是,漢武帝下詔求賢,董仲舒應時而出,引領時代風騷。

  相似地,兩千年后的新中國,自1949年建國至2020年本文的提出,其間也約70年。也與漢帝國相似,新中國也民富國強,根基穩固,進入一個新時代,一個「百年未有的大變局」,雖然尚未真正統一(臺灣仍在治外);所以也必須為新中國提出相應的政道和治道的理論思想。唐初的唐玄宗和清初的乾隆,也都是處于相似的歷史時段,也都是大有作為的國家領導人。所以習總主政的時代和風格,具有中國歷史深厚的底蘊。所不同者,古代中華帝國的空域只是東亞一隅,而新中國的空域則是覆蓋整個地球,所涉及的復雜因素是董仲舒及其后的帝王之學的思想家完全無法想象的。

  其次是,董仲舒提出的《天人三策》,是集當時思想界之大成,以儒家的人倫思想為基礎,汲取當時的道、陰陽、法家思想的精粹,在農耕經濟、農耕科技的基礎上,從宇宙論、世界觀、人生觀的高度,熔為一爐,化為一體,構成漢代及其后中華帝國的統治意識形態。本文的《人天五論》也是集當代三大思想潮流馬克思主義、新儒家和自由主義之所長,在工業化和近代科技的基礎上,從宇宙論、世界觀、人生觀的高度,熔為一爐,化為一體,以構成社會主義新中國的統治意識形態。(38)

  最后是領導人,古代的漢武帝、唐玄宗、清乾隆,今天的習總,都是大有為的領導人,漢武帝要擺脫道家的無為而治,對外韃伐匈奴,對內統一國家,要有所作為;習總則要擺脫韜光養晦的消極治道,也要有所作為。漢武的韃伐匈奴,習總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天下一家的大同理念,都是要有所作為,大展宏圖。

  回到本文正題,現在正在進行的疫戰,本質上是人類面臨的一個公共衛生領域的專門問題,所以下面來看看世界各國特別是中美兩個大國是怎樣應對這次疫戰的。這是四論「命運與共」和五論「戰疫之大道」論證的主題。

  注釋:

  1、(《參考消息網》,2020、4月15日;英國《獨立報》網站4月11日)。

  2、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2020年6月7日,頁3。

  3、《經典詠流傳第三季》,2020年6月29日,央視網?!栋灼泛汀督浀湓伭鱾鳌?,雖然都是發表在6月份,但它是以官方文件和詩歌藝術形式,總結了從今年1月初到6月份這半年來中國戰疫的經驗和教訓。所以中國將抗擊疫情之斗爭視為戰爭,要早于英國的強生首相和美國的特朗普總統,而且絕不像前者那樣只是向人民做做樣子,說說而已,而是說到做到,劍及履及。

  4、雍黎,《卞修武委員:帶領“病理戰疫隊”揭開新冠肺炎真面目》,《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2020年5月26日。由上可見,不止是國家領導人、國家機關、公職人員,醫務人員,參與戰斗,更有全民自動自發地參與戰斗;打的是一場彪炳中國和人類史冊的、具有鮮明中國特色和風格的偉大獨特的人天交戰的人民戰爭!

  中國應對人天交戰的詳情,請見下篇四論和結論。

  5、Diamond, Jared, 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W.W. Norton & Company, NewYork, London, 1997. pp.193-195【賈雷德·戴蒙德,《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謝延光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14年?!?/p>

  6、在恐龍生存的6500萬年前白堊紀末期的地球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使得恐龍和另外一大批生物全部絕滅,原因固然非止一端,迄今有氣候變遷說、物種斗爭說(小型哺乳動物最終吃光了恐龍蛋)、大陸漂移說、地磁變化說、植物中毒說、酸雨說、隕石撞擊說等,這是在恐龍滅絕原因的假說中,目前最普遍也是最被認可的假說。但本文假定,恐龍受到無所不在的某種病毒的攻擊,得了大流感而成批死亡,最后絕滅消失,當非無稽之談。

  7、生態健康聯盟 (EcoHealth Alliance)的疾病生態學家奧利瓦爾(Kevin Olival)說:「我認為下一次大流行病很可能由一種新型病毒引起,如果你看看非典(Sars,也翻譯為沙士),這個21世紀的第一場流行病,在進入人們視野蔓延全球之前,是一種人類從未聽說過的病毒?!箵澜缧l生組織(WHO)透露,他們已經更新了最有可能導致大規模致命疾病爆發的病原體的名單,包括“X疾病”(Disease X)(指一種還沒有被發現的致命神秘微生物)在內。

  走遍世界,尋找下一次大流行病潛在元兇的病毒獵手,奧利瓦爾說,從2009年到2014年,“我們發現了大約一千種新病毒”;未被發現的病毒,估計種類可能數以百萬計??赡苡谐砂偕锨f的病毒感染其他哺乳動物,有的就可能會傳染給人。

  大自然中還有大量的病毒未被人類發現,要從地球上找到可能成為人類殺手的病毒中哪些會傳染到其他物種也即宿主的病毒,真是如大海撈針,就是現在的特超級大電腦,恐也難勝任。所以,下一次傳染全球大爆發的元兇,可能潛伏在看似最不可能的地方,然后像這次新冠病毒一樣,在人類猝不及防的情況下,發動突然襲擊!

  8、 據專門研究人類健康和生態環境之間的聯系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疾病生態學家奧利瓦爾(Kevin Olival)說:“非典(Sars,或薩斯),這個21世紀的第一場流行病,在進入人們視野蔓延全球之前,是一種人類從未聽說過的病毒。” 權威的世界衛生組織(WHO)透露,他們已經更新了最有可能導致大規模致命疾病爆發的病原體的名單,包括“X疾病”(Disease X)(指一種還沒有被發現的致命神秘微生物)在內。

  據世衛的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瑞安Mike Ryan,警告稱,新冠病毒「可能永遠不會消失,而是將長期與人類同生」;他還把疫苗的開發工作比喻為「登月計劃」,告誡人們不要指望很快就能找到疫苗。(《紐約時報》,5月14日)。當然可能言過其實,但也由此可知其難。

  9、冠狀病毒的英文是兩個字cororona 和virus合成的,cororona

  是拉丁文,是英文的crown。冠狀病毒科分為α、β、γ、δ屬等4個屬。α屬冠狀病毒包括人冠狀病毒229E、長翼蝠冠狀病毒1、豬流行性腹瀉病毒等11種。β屬冠狀病毒包括鼠肝炎病毒、果蝠冠狀病毒HKU9、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相關病毒等9種。γ屬冠狀病毒包含禽冠狀病毒和白鯨冠狀病毒SW1兩個種。δ屬冠狀病毒包含豬δ冠狀病毒(PDCoV)。

  10、已知的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共有6種,其中4種較為常見,但致病率低;另外2種較為人們所熟知,分別是嚴重的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SARS冠狀病毒,和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MERS冠狀病毒,兩者均可引起嚴重的呼吸系統疾病,屬于高致病性新發冠狀病毒。2020年1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將2019年12月在武漢發現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Novel coronavirus " novoid-19,簡稱新冠肺炎。讓我們來觀賞一下它的猙獰面貌:

0.jpg

  像座皇冠,十分光鮮,但也展現了新型冠狀

  病毒猙獰的面貌(《柳葉刀》The Lancet雜志)

  11、盡管存在無癥狀傳播的情況,但大多數患者中以發熱和干咳為特征,約三分之一的患者出現呼吸困難,有些患者還出現其他癥狀,例如肌痛、頭痛、咽喉痛和腹瀉等癥狀。

  12、將自然人格化,以人相天,天人互通,不能因此說成是宗教性的神話,儒家自孔子起一直都是反對怪力亂神的,董仲舒既是儒宗,當然也沿襲此一標志性的特點。在古代的儒家傳承譜系中,孔子是圣人,孟子是亞圣,荀子是殿圣,董子就是殿后之圣??梢娖湓谥袊枷胧分兄匚?。

  13、周桂鈿、吳鋒,《董仲舒》,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頁95。

  14、參見[閻麗,《春秋繁露譯注》中之譯文:天地上的萬物有不恒定的變化,稱這種不固定的變化為異常,其中小的異常叫做災。災害常常先出現而異?,F象緊隨著出現。災害,是上天的責備;異?,F象,是上天的威風。責備他還不知改悔,就用威嚴使他畏懼?!对娊洝飞险f:「畏懼上天的威嚴」,大概說的是這一意思。

  所有災害變異的本源,全出現在國家的失誤上。國家的失誤剛開始露出苗頭,上天就出現災害來責備告訴他,責備告訴他仍不知改變,就出現怪異的現象使之驚懼害怕,使之驚懼害怕還不知畏懼害怕,他的災禍就出現。………以看到由災害變異表現出的上天的意圖,畏懼它卻不厭惡它,認為上天想要制止我們的過錯,制止我們的失誤,所以用這些現象向我們報告。……

  《春秋》的記事方法,往上改變古已有之的固有常規,回應這種情況就出現天災的,叫做有幸的國家??鬃诱f:「上天所寵幸的人,有做壞事而多次犯過罪的?!钩f王見到上天不出現災害,大地不出現災禍,就向山川祈禱,說:「上天難道忘記我們國家了嗎?不說清我的過錯,要使我們的罪行發展到極點?!褂纱丝磥?,上天的災害是回應人的過錯而出現的,異常情況的出現很清楚是可畏懼的。

  15、周桂鈿、吳鋒,《董仲舒》,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頁140.。

  16、《易經》是研究宇宙運行規律的經典,順應自然規律,才能達到天人合一。這里的"規律",就是所謂的"天機",只有窺破天機,才能真正地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由于自然界的規律玄奧難測,所以很少有人能夠窺破天機。只有精通《易經》的人,有望作出準確的預言,于是就被說成是「窺破天機」。

  「天機」往往涉及朝代興亡、國家大政方針,重大災異。古代輔佐帝王治國理政的智謀之士,由于熟讀經史,通曉天文地理,知識淵博,掌握一定程度的歷史規律,鑒往知來,能夠作出預言。帝王對這樣的謀士,固然視為左膀右臂之智囊,但也有所忌憚。謀士預言的事,不是一般的事,而是軍國大事,一旦泄露這樣的天機,就會造成人心騷動,危及家國天下,帝王為了永葆國祚,乃將之誅殺,以致他們識破天機反招致殺身之禍,所以才說「天機不可泄露」。這是《易經》含有天譴的意思,但沒有像董仲舒那樣明說是「天譴」。

  《易經》「觀物察象」所得的卦象,是自然規律的結果,不是像自然科學的公理、定律、公式式永遠正確的規律,這也是中國自然科學沒有得到大發展的一個思想方面的原因。楊振寧說《易經》不是科學,他的理由是:「在中華文化里,很早就有「天人合一」的觀念,比如天人一物、理一分殊?!兑捉洝分忻恳回远及斓?、地道與人道,也就是說,天的規律跟人世的規律是一回事,所以受早年《易經》思維方式的影響,把自然跟人歸納成同一理。而近代科學的一個特點就是要擺脫掉「天人合一」這個觀念,承認人世間有人世間的規律,有人世間復雜的現象,自然界有自然界的復雜現象,這兩者是兩回事,不要把它合在一起?!?/p>

  (參看http:/tech.sina.com.cn/d/2004-09-22/0850429372.shtml)

  楊的論點,是有一定道理的,充其量,《易經》含有科學哲學的元素,但不是科學。臺灣已故新儒家牟宗三為了彌補儒家這一弱點,特別提出「自我坎陷」的命題,要把主客觀分離,也是同一條思路??偨Y而言,楊牟兩人都直指中國「人學」不重分析、實證的毛病缺失。這正是中國文明在近代化進程中所碰到的一個思維性的難題。

  這是本文的題外話,不是主旨,所以只在注釋里而不在正文中引述討論,正是此意。

  回歸本題,關于他的「天譴論」,董仲舒曾經以身試法,發生了一件讓他險遭殺身之禍的小插曲。事緣他借《春秋》災異論來解讀遼東高廟、長陵高園失火事,準備奏請武帝,秉承天意,清除朝廷內外擅權之人,以清明朝政。草好后置于書房案上。適主父偃一大早來訪,仆人讓其在書房等候。主父偃見此奏折,閱讀后連忙將之放入懷中匆匆不告而別,呈上武帝。雖是未署名的文章草稿,武帝從文章風格判定出自董仲舒之手,武帝技巧地先讓賢良學士議論,學士等不知是董仲舒所奏,雖為文章之氣勢和條理縝密所吸引,但也多認為有「歪曲經典」之病,有「犯上作亂」之嫌。其中一個學士,董仲舒之得意門生呂步舒,不知是其老師所奏,極力倡言對此文章作者嚴懲治罪。武帝借學士之口,遂判董死罪。賢良學士得知所奏之人為董仲舒后,后悔莫及,其弟子呂步舒更是驚嚇不已,一再懇求赦免。武帝本無殺董之心,遂予赦免。董逃過此劫后,再不敢奢談「天譴論」了。(周桂鈿、吳鋒,《董仲舒》,頁227-231)于此可見,「天譴論」理論上和政治上都存在著嚴重的問題。

  17、《尚書·周書·洪范》。

  18、荀子的《天論》:治亂,天邪?曰:日月星辰瑞歷,是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亂,治亂非天也。時邪?曰:繁啟蕃長于春夏,畜積收臧于秋冬,是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亂,治亂非時也。地邪?曰:得地則生,失地則死,是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亂,治亂非地也。…… (章詩同,《荀子簡注》,頁180)【譯文:社會的太平和動亂,是天決定的嗎?回答說:日月星等天體運行和歷法現象,這是夏禹和夏桀同有的自然條件,夏禹憑借這樣的自然條件把國家治理得很好,夏桀卻把國家搞亂了,所以太平和動亂不是天決定的。是時節變化決定的嗎?回答說:莊稼在春夏都生長茂盛起來,在秋冬則收獲儲藏起來,這又是夏禹和夏桀同有的自然條件,夏禹憑借它把國家治理好了,夏桀卻把國家搞亂了,所以治亂不是時節變化決定的。是地理條件決定的嗎?回答說:莊稼得到土地便生長,離開土地就死去,這又是夏禹和夏桀同有的自然條件,夏禹憑借它使國家大治,夏桀卻把國家搞亂了,所以治亂不是土地決定的?!?/p>

  夏禹是明君,順應自然規律,所以天下大治;夏桀是昏君,違反自然規律,不是天災,而是人禍(即本文上篇十大假設中第一條假設所謂的人為病毒),所以天下大亂。荀子的這番議論顯然含有天譴的意思,雖然沒有用天譴之名。

  19、據蕭瀚統計,漢朝15位皇帝下過罪己詔:其中漢宣帝下罪己詔8次,漢元帝13次,漢成帝12次。

  蕭瀚根據《二十五史》所作的統計顯示,共有79位皇帝下過罪己詔。例如曹魏黃初二年(221年)六月,發生日蝕,曹丕下詔罪己。宋寧宗嘉定六年(1213年),閏九月,有大雷。丙申,以雷發非時,下“罪己詔”。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大旱,皇帝命令相關單位祈雨,宰相等高官上表待罪。又召翰林學士黨懷英起草“罪己詔”。北宋末年,金兵兵臨城下,宋徽宗也發過“罪己詔”:“言路蔽塞,諂諛日聞,佞幸專權,貪官得志。賦稅竭生民之財,戍役困軍伍之力。多作無益,侈靡成風。”。這種做法,一直沿襲到清末,清朝最后兩個皇帝也曾下過罪己詔,光緒二十六年(1900)因庚子拳亂下罪己詔,宣統三年(1911年)為緩和革命,攝政王載灃曾以兒皇帝宣統之名下詔罪己。于此可見,天人感應、天譴說,對中國政治文化影響之久遠。

  20、東漢思想家的王充(西元27-97)認為,古代圣人講“天”都是為了嚇唬無道的國君和無知的人民。他說:“‘六經’之文,‘圣人之語,動言‘天’者,欲化無道,懼愚者。”(《論衡·譴告》與王充持同樣看法的還有清代學者皮錫瑞,他在《經學歷史·經學極盛時代)中也說,漢儒“借天象以示儆”,“借此以匡正其主”,近現代的梁啟超、徐復觀也有類似見解。(周桂鈿、吳鋒,《董仲舒》,頁221-222)

  21、例如清代經學家皮錫瑞就告誡人們“言非一端,義各有當。不得以今人之所見,輕議古人也”。關于如何正確對待中國古代文化思想遺產的問題,毛澤東說,要批判繼承從孔夫子到孫中山的中國歷史文化遺產(參看1938年10月14日毛澤東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所作的《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毛澤東選集》,頁522-523),當然也包括董仲舒天譴論的思想。前輩學者郭沫若、侯外廬、范文瀾等在這方面已經在歷史領域樹立了批判繼承的經典范例。就本文的主題而言,董的「人天觀」需要利用馬克思主義加以批判繼承,同時也將馬克思主義的生態觀,予以中國化,賦予民族形式。

  22、對天人感應中自然和人的關系問題,董仲舒強調天人互相影響,以及人要主動通過對天氣變化的觀察、研究,采取措施,進行協調。董認為,天人有對立的一面上也有協調的一面。這正是他的「天譴論」,在當今人天的和諧關系受到很大的破壞之際,也即處于激烈的交戰狀態之際,對我們當代人具有鮮明的現實意義,可以給予人們追求人天和諧的目標一些有益啟示的地方。

  2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3頁。

  2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67頁。

  25、《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457、517頁;徐民華,《面對自然界的報復》,《科學技術哲學》1999 年 02 期;《馬克思主義研究》1998 年第 06 期 第 80-88頁。

  26、恩格斯「自然報復論」的形成有個過程,青年時期較早地關注到工業生產帶來的污染問題,在《伍珀河谷來信》、《英國工人階級狀況》、《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論權威》等著作中,進一步闡發了這個觀點;特別是在《論權威》中首次以「報復」(也即董仲舒的「天譴」)為關鍵詞,描述了社會生產引發的人與自然關系矛盾。此后他在《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中作出了「自然報復論」的經典論述:「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

  在此基礎上,恩格斯在《反杜林論》和《自然辯證法》的寫作中已從關系角度串聯人與自然,用辯證思維將現實問題和深層背景進行抽象提升,歷史地開人類社會與自然的互動發展過程,系統論述了社會矛盾的深層原因并試圖給出變革生產方式的方法論途徑。(李合亮 張旭,《恩格斯自然報復論的敘事特征》,《光明日報》,2020年06月15日)

  上述恩格斯對人天關系所作的系統的唯物辯證的科學論證,徹底暴露了董仲舒乃至儒家傳統天人關系的唯心辯證論證的問題所在,從而為馬克思主義和儒家傳統在生態學領域的批判會通,指明了方向和路徑。

  2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28、同上,第2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29、美國一馬克思主義組織關于新冠肺炎(Covid-19)的聲明(一)美國社會主義復興黨全國委員會)

  30、周桂鈿、吳鋒,《董仲舒》,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頁211。

  31、《病毒「邪之所湊」·人心歸正可解》,紐約《星島日報·社

  論》,2020年3月26日)。

  32、董仲舒,《天人三策·一、二》。

  33、《春秋繁露·任副天數》。

  34、同上。

  35、《春秋繁露·制象天》。

  36、李大釗,《物質變動與道德變動》,《文集》下,第139頁。

  37、李大釗,《再論問題與主義》,《文集》下,第 37頁。

  38、構建新中國的統治意識形態ruling ideology ,振興中華文化的時代任務,應當是海內外所有炎黃學者不容推卸的天職,所以作者忝為海外炎黃學者的一員,也當不揣愚陋,作出自己份內的貢獻,雖然微不足道,或可供參考,于愿足矣。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2.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3. 無視反毛公知的感受:這家機構的年輕人竟如此真誠的紀念毛主席!
  4. 還得是“毛主席”!美國記者在橘子洲頭被震撼到了……
  5. 孫錫良:老孫微評(頭腦要冷靜)
  6.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7. 張志坤:現在就對美求和,好像有點過早
  8. 川普痛打TikTok,破除了國人的三大迷信
  9. 不能光反對投降,還要搞清楚為什么容易投降?
  10. “躺贏”時代終結? 中國末代“拆二代”的難言隱憂
  1.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2.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3.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辦”——讀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則》有感
  4.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5. 隨筆:他們終于撕下了畫皮——談談蒙牛
  6. 汪東興記憶里的毛主席:近距離了解毛主席的衣食住行和工作
  7. 投降,是要被殺全家的
  8. 多少個頭銜算個P!還有更厲害的呢!
  9.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10. 美國的流氓本性與公知的蕩婦羞辱
  1. ?原來污蔑毛主席的人是他!全國人民都必須喊打
  2. 據說都怪一個人
  3. 有什么不對勁嗎?
  4. 方方終于說了句大實話!
  5. 一本《平安經》,一群馬屁精
  6.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7.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8. 普京近日大罵蘇共,恰恰暴露了自己的困境
  9. 尹一鴻:如今有多少像王振華、任志強這樣的混進黨里的“中共黨員” ?
  10. 遼寧王忠新:挖蘇共“祖墳”的都是蘇共最高領導接班人
  1. 一座大山與人民軍隊成長的“搖籃”
  2.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3.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4.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5. 空軍原司令員王海上將逝世,曾在抗美援朝時擊落擊傷9架敵機
  6. 貪污7.17億的趙正永,死緩!想起了毛主席殺劉青山、張子善
山东11选5技巧出1下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