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龔忠武:人天五論——試論戰疫之大道「仁道主義」(上)(定稿)

龔忠武 · 2020-08-08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一場突然爆發的無聲無息無形的「疫戰」,一場天人之戰,人與自然的戰爭。而以美國為代表的、一向以科技駕馭征服自然為傲的近現代的西方人,這次居然在大自然--新冠肺炎病毒--的挑戰下,戳中其命門,受到大自然的嚴厲懲罰而徹底敗下陣來!

人天五論

——試論戰疫之大道「仁道主義」(上)

龔忠武

2020、8、15

(定稿)

  【作者按:由于文章較長,為了便于讀者閱讀,特分為上中下 叁篇發表,各自獨立成章。另,目前由于中國的疫戰已經 基本上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雖然美國和世界范圍的疫情仍 在蔓延惡化,尚未出現拐點,但隨之揭示的天機、世道的 真相、歷史的走向,日益清晰浮現,體現此種變化的基本 參考資料(文件、報告、演講)也陸續公諸于世,從而加 深了人們的認知,并為研究提供了便利。所以決定將初稿 改為定稿,以結束本文的論證;定稿中不但對前稿的內容 作了大幅度的訂正補充,還對行文作了重要的調整?!?/p>

  目錄

  上篇

  序論疫泄天機

  二論當今世道

  中篇

  叁論人天交戰

  下篇

  四論命運與共

  結論大道在仁

  注釋

  上篇

  目錄

  序論疫泄天機

  二論當今世道

  序論 疫泄天機

  正如人類歷史上許多重大的疫災泄露人類歷史走向的天機一樣,這次肆虐全球、禍及全人類(1)的新冠肺炎病毒(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大流感pandemic,(2)也泄漏了人類歷史走向的天機。

  僅舉其犖犖大端者如亞歷山大大帝之死、羅馬帝國之敗亡、歐洲中世紀封建貴族的沒落資產階級之興起、歐洲殖民美洲大陸塬住民之之滅族滅種、中國大明帝國之衰亡、拿破侖、希特勒侵略俄羅斯之功敗垂成、歐洲女權之提升等劃時代的重大歷史事件,都改變了人類歷史的走向;而這些改變,都是由諸如天花、麻疹、流感、鼠疫、瘧疾、霍亂、白喉、鼠疫、豬瘟、傷寒、黃熱病等疫災的天災直接或間接地引起的。

  疫災揭示了人類歷史走向的天機!套句漢代儒宗董仲舒(3)(西元 前179-104)的名言:「天不變道亦不變」(4)。那么,天變了,道也當隨之而變,天災換了人間!

  最新的例子就是當下的美國民主帝國,(5)也正在飽受疫災的煎熬,(6)加上方興未艾的反種族歧視的動亂,一種社會病毒正在全美各大城市蔓延;(7)兩毒并發,得了帝國沒落的癥候群(綜合癥)syndrome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empire,揭示了正在步歷史上大帝國的后塵,走向盛極而衰的天機!(8)

  這里無法一一回溯人類歷史上這些扭轉歷史走向的疫災,僅舉出一個顯明彰著的范例,以資說明;就是1350年左右發生在歐洲的黑死病鼠疫。它揭開了歐洲從中世紀貴族政治的封建時代,過渡到近現代資產階級的資本主義時代千年大變局的序幕。

  這次疫災首先在意大利爆發,迅速肆虐整個歐洲。這場疫災奪走了數千萬人的生命,使歐洲人口銳減叁分之一,其中包括大量年富力強的青壯年,促使封建領主莊園的勞動力(佃農和農奴)奇缺,人工昂貴。從而引發了一系列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思想的大變革:首先,直接動搖了中世紀歐洲佃農制經濟的基礎,推動了生產工具的改良和技術的創新;其次,間接誘使歐洲人為了從滿目瘡痍中重生,遂冒險從事海外探險擴張,掠奪征服,建立殖民地;加大技術發明投資;大力推行開放的市場經濟;最后是構建相應于這些經濟基礎變革的意識形態,也即文化思想上的大革命!

  西歐由此迅致富強,從落后的中世紀的封建主義文明,趕超中國、印度、伊斯蘭等世界文明古國,催生了引領世界文明風騷數百年的近現代的西方資本主義文明。

  簡言之,疫災重創了歐洲社會,但卻為它開辟了另一個嶄新的時

  代!這是疫災扭轉歷史走向的一個經典范例。古人云,禍兮福所倚,

  福兮禍所伏,歷史正是循著這種辯證的軌道,曲折地前進!(9)

  這次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病毒的疫災就是這類的疫災;雖然尚處于初期階段,但也泄漏了21世紀人類歷史走向的天機;疫災前后將是兩個判然有別的世界:告別一個舊的時代,迎接一個嶄新的時代。新舊轉移之際,可以預期,必將經歷著一段分娩過程中的劇痛!

  質言之,這次疫災,雖然本質上只是一次病毒大流感,一次公共衛生的問題,但就其對全球人類的生命、對構成文明的物質和精神、制度和思想、人生觀和價值,以及對現行的國際秩序、權力格局、經濟金融格局和財富分配等,所造成的顛覆性的震撼,較之前兩次世界大戰有過之無不及;因此,或可稱之為人類的「第叁次世界大戰」,雖然沒有戰火硝煙。

  對于中國人而言,在上兩次世界大戰中,中國是個體量的大國、政軍經文的弱國,處于邊緣地位;但在這次與病毒進行的嶄新的「世界大戰」中,卻是個體量和政、軍、經文的大國強國,處于中心位置,起著推手的作用。

  既是相當于一次世界大戰,故本文標題稱之為「戰疫或疫戰」而非一般指稱的「抗疫或疫情」,更能體現這次疫災對人類而言是一次兇險的戰斗、斗爭,因而也是對董仲舒「天人感應」的理念賦予「人天交戰」的現代意義。 質言之,上兩次大戰是人類的內部矛盾的激化,人與人之間的對抗,是一次有形的熱兵器戰爭,而這次疫戰,人類的敵人是自然病毒,是人類共同面對大自然病毒的挑戰,是一次有異于冷熱兵器的軟兵器戰爭,一次無聲無息無形的人天交戰。(10)

  綜上而觀,最具有深刻的歷史文化思想意義的天機蓋有兩點,一是就應對疫戰而言,最后歸結起來,不啻是人類兩大主流文明,中西文明的較量,即看誰能夠更快、更好、更有效地戰勝人類的公敵,恢復世界的和諧,重新過著正常的生活。

  具體而言,最后分析起來,就是當今以美國為代表的植根于利己主義的西方資產階級所主導的叁百年的世界秩序、并引領風騷六七百年的源自海洋文明的西方「詭道主義」的資本主義文明體系,與中國植根于數千年的大陸農耕文明的「仁道主義」的利他主義的文明,在應對疫戰時,接受自然疫災的嚴格考問檢驗:孰優孰劣?

  其次是,在這個浩渺的有機整體的宇宙中,人類與萬物并生,都享有生存權,人類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與萬物包括微生物共生共存、共榮共枯;人類如果剝奪了萬物的自由,萬物也將反撲報復,侵奪人類的自由。董仲舒(前179-前104)在《天人叁策》中謂之「天譴」、「天人感應」,(11)馬克思、恩格斯謂之「大自然的報復和懲罰」,(12)疫災就是自然界對人類反撲報復的一種突出的致命形式。再者,人類文明固然與日俱進,病毒也與日俱進,亦步亦趨,不斷突變變種,無所底止。新冠病毒之「新」者在此。

  可以說,這場戰疫,既是世界各國面臨興衰榮枯的挑戰,更是攸關人類命運的共同挑戰;其廣度和深度,較之于人類歷史上歷次重大疫災對人類歷史進程所造成的影響,有過之無不及;因此人類必然也要在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上,變天變道,在制度、文化思想、價值觀、生活習慣等方面,作出相應的一系列重大的變革。

  有鑒于此,本文特參照中國的歷史文化國情,將這次疫戰揭示的天機,放在中國歷史文化思想的宏觀框架下,而非放在一個醫學病理學框架下,并參照人類歷史文化的走向,來考察分析。為此目的,特擬定下列十一條假設,以便對肆虐全球人類的新冠病毒泄漏之天機,進行論證:

  1、天地人,是宇宙整體的有機構成部分,此唿彼息,動靜相應。病毒有自然病毒,有人為病毒,既是天災,也是人禍(13),兩毒并發,天怒人怨,方足以造成全球性的世紀疫災浩劫;人類置身此浩渺無際的宇宙之中,對叁者極其復雜的有機互動規律,認知極其有限;蓋緣身在此山中,不識廬山真面目。

  2、新冠病毒兇險狡詐、隱藏潛伏、傳播速度很快、極易感染(14),國不分大小強弱,人不分種族、國籍、階級、貧富、性別、年齡,均為其攻擊對象;既是人類公敵,世界各國和相關國際組織例如世界衛生組織等,應奉行「人類命運共同體」、「世界公共衛生共同體」的理念,密切合作,有無互通,協同應戰;也即在戰疫方面大力倡導和推行全球化,形成行為準則,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3、病毒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激化在人類社會的各個領域、各個層面積累的矛盾;上至中西文明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信仰;中至國際社會秩序、國際規則的制定、國際權力結構、國際地緣政治;經貿制度、物流、人流、文化教育;流行病醫學、公共衛生制度;下至人們的愛好、日常的生活習慣等,均須順應疫戰而作出必要的變革甚至革命性的變革。

  4、疫情勐烈沖擊國際結構,冷戰初期是美蘇的二元格局,越戰后是中美蘇的叁元格局或毛澤東的叁個世界,蘇聯崩解后是美國的單極體系,疫戰以來,美國應對無方,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均高居世界第一,使美國逐步喪失二戰后長期享有的世界聲望和領導權,世界正在逐步形成更加復雜詭譎多變的中美俄歐四元格局的國際新秩序。其中的歐盟,正在在德法的主導下,脫離美國,走向獨立自主,成為與美國平等的一極。

  5、疫戰將使當前中美兩國在政治、軍事、科技、經貿、文化等領域的大國博弈更加激烈,兩國疫戰的勝敗將取決于兩國領導團隊對疫戰之認識、態度、決心;調動人力物力資源之能力;以及兩國的社會制度和兩國人民戰疫的意愿和決心,絕非取決于美國政客口沫橫飛的嘴戰。

  6、戰疫制勝之道,宏觀地看,除了在醫學領域研究新冠病毒的來龍去脈和研發疫苗之外,還須采取整體觀holistic approach,在政治、社會、經濟、文化、公共衛生等領域,制定一貫相應的對策;六管齊下,方能徹底有效地遏制消滅病毒;否則頭痛醫頭、各自為政、獨善其身、相互扯皮,必然事倍功半,甚至徒勞無功。

  7、微觀地看,中國戰疫取得初步之勝利,主要歸因于中國深厚的人文主義傳統、中國近現代的革命精神和實踐,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中共尊重科學和果斷英明的領導和人民自動自發的配合。并進而在此基礎上,本著「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世界公共衛生共同體」的理念,無私地分享戰疫經驗,支援世界各國的戰疫斗爭,從而贏得世人的肯定,被視為世界戰疫的楷模,占據全球戰疫的道德高地,享有戰疫的話語權。(15)簡言之,中國戰疫之勝利,既因具有堅實的物質底氣,更因具有強大之精神驅動力;可以歸結為叁服一至的十六字訣:服務人民、服從科技、服從命令、人命至上。這是中國之所以能夠在全球各國脫穎而出、取得戰疫勝利奇跡之關鍵。

  8、當前中美關系的矛盾,與上個世紀的中蘇矛盾頗有類似之處;由于國家利益的考量和歷史發展內在邏輯的制約,后者經由蜜月時期的師生加同志的關系走向決裂、分道揚鑣(16),前者也正在循著中蘇關系的模式和軌跡發展,從師生加朋友的蜜月關系,走向決裂,分道揚鑣。(17)但雖然中國想將中美的大國關系重新定位為和平共處、雙贏互惠的朋友伙伴關系,但美國卻硬要以一向的霸權姿態,悍然定位為「修昔底德」式的大國零和博弈關系,以致導致中美關系日益尖銳化、白熱化,形成美國國務卿逢佩奧刻意塑造的一種中美間「新冷戰」的嚴峻局面。(18)

  9、疫戰凸顯美國民主帝國的衰相畢露,得了嚴重的帝國主義衰亡的并發癥,其標志性的特點是:窮兵黷武、債臺高筑、生產力下降、創發力衰減、人民厭戰、外力挑戰、領導層顢頇無能、風俗奢靡、階級矛盾加劇、種族主義痼疾等。特朗普總統及其團隊應對疫戰措置失當,倒行逆施,只是其走向衰敗的一個突出的征兆而已;值此疫戰正酣之際,又掀起了遍及全國的大規模反種族主義的示威游行,對帝國的命運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10、臺港之所以能夠作為中國內戰和殖民地歷史殘余的「偽政治經濟文化實體」而存在至今,也即其歷史的剩余價值,主要是寄生于中美兩大國海權地緣政治博弈的夾縫之中;二是作為中國經貿現代化的窗口;叁是作為中國整合東亞的一盤棋中的一個關鍵棋子;最后是作為中國文明現代化的窗口。所以將其整合的時機,牽涉到多方面多層次的因素,不能感情用事。當前,作為經貿窗口的作用已經大為減弱,隨著中國海權的日益增強,這個夾縫也正在被日益壓縮。但作為文明的窗口和東亞整合棋子的作用,仍有利用價值,所以尚未到達水到渠成的統一時機。然而,當下鑒于美歐疲于應對疫戰、自顧不暇之際,或可利用美國大打臺灣牌之際,亟應抓緊稍縱即逝的天機,四管(政治、經貿、軍事、文化)齊下,將美國擠出東亞,加速整合統一之進程。

  當然,在此進程中,臺港與母體之整合與中國同大東亞之整合為以中國為核心構建的東亞共同體或新秩序,可以同時進行,雖然是個復雜的漫長過程。

  11、戰疫制勝之道中的精神驅動力,須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有關「天人合一」、「生命」的智慧中汲取營養,療治人禍病毒的心病的良藥,以養成正確的人生觀、歷史觀、世界觀、宇宙觀。例如儒家宣揚的「仁民愛物」(《孟子·盡心上》)、「生生不息」(《周易·系辭上》;董仲舒的「天變道變」、「天人感應」、「天譴論」的理念(19);民間信仰「人命關天」的理念(20)等彰顯中國文明仁道之初心,都很有啟發。擴而大之,「為萬物立命」,使「萬類霜天竟自由」,各得其生,各得其所;果如此,則從「人天交戰」的斗爭狀態進到「人天合一」的境界;從「人類命運共同體」,進到「萬物命運共同體」也即「民胞物與」(泛指愛人和一切物類)(見張載《西銘》)所標志的新仁道主義之終極境界,方是戰疫之大道、正道。

  本文將依據上述十一條假設,進行論證。

  二論 當今世道:變天變道

  疫災是天人互動、天人交感的結果,研究自然界病毒活動的規律是醫學家的事,不是本文的主旨;而研究社會病毒的來龍去脈卻是歷史人文和社會科學學者的事。本文認為,自然病毒和社會病毒之產生和互動,固然塬因非止一端,但總的來說,當是當今世道的體現,也即滋生自然病毒和社會病毒、天災人禍的時代大背景。

  那么,我們人類當今處于什么世道?

  當然,隨著立場、意識形態、利害的不同,而有各種不同的看法。這里我們不妨拿以全球治理為其本職的中西的國家領導人中國的習近平主席、法國的馬克龍總統,和美國的資深學者政治家、外交家基辛格為代表,來看看他們是怎樣看待當今世道的。

  習主席站在中國的立場,主要從當今人類面臨的問題出發,將當今的世道概括為:「經濟增長乏力,金融危機陰云不散,發展鴻溝日益突出,兵戎相見時有發生,冷戰思維和強權政治陰魂不散」;特別是:「恐怖主義、難民危機、重大傳染性疾病、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糧食安全、資源短缺、網絡攻擊、人口爆炸、環境污染等全球非傳統安全問題層出不窮?!惯@些自然的和社會的問題或病毒,正在嚴重威脅現行的國際秩序、生活習慣、信仰價值體系,以及人類的生存。所以,習主席認為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一個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時期;(21)當然百年只是個約數,可以使一兩百年或數百年。習主席關注的是變天,而法國總統馬克龍,則站在西方的立場,也對當今的世道持有自己獨特的法國式的看法,將目光聚焦于歐美文明面臨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中印和曾經的超強俄國的崛起,對西方的政治、經濟和文化霸權構成的挑戰和威脅。

  質言之,他認為,當下中印俄叁國隨著經濟的崛起而興發的政治想象力,都要遠比今天的西方人強。更令他寢食難安的是,這些國家在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后,開始尋找屬于他們自己的“哲學和文化”;他們不再迷信西方的政治,而是開始追尋自己的“國家文化”;所以他認為,西方面臨的深刻危機不在于政治衰落、經濟衰落、軍事衰落,而在于文化衰落。

  當他作出這樣論述時,他所依據的歷史大背景是,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和文明體系,是18世紀法國的啟蒙運動,19世紀的英國工業革命,20世紀美國兩次大戰的軍事霸權,這叁種力量--法國的文化,英國的工業,美國的戰爭--共同構成的。(22)這叁個國家,加上德國的理性主義,讓西方偉大了300年。

  但是馬克龍忘掉了西方資本主義的始作俑者是他們的前輩葡萄牙、西班牙、荷蘭啟動了西方兩叁百年的海洋殖民擴張的進程,以及十四世紀末到十七世紀末意大利的文藝復興解放了西方人的思想。這樣算起來,則一共讓西方偉大了五六百年。馬克龍這一代的西方人習慣了這種自負自傲的偉大心態,讓他們覺得西方占據全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高地,是天經地義的事,習以為常了。這就是法國人為代表的歐洲人眼中的世道。

  然而,當前中俄印國家和文明的崛起,正在顛覆這個西方中心的國際秩序和文明秩序,正受到擁有悠久歷史的文明古國中印兩國把人類歷史的時鐘不是定格在這幾百年,而是往上拉到幾千年,拉回到那個奠定人類文明大道的軸心時代的挑戰。

  那么西方的老大美國眼中又是什么樣的世道呢?令人遺憾的是,作為當今世界唯一超強的美國,其總統特朗普是個不學有術、無德無行的機會主義的商人政客,只看到美國霸權的風光不再,處處吃虧,事事不順,所以提出非常功利主義的「美國優先」、「美國第一」、「使美國再度偉大」的民粹治國理念。

  所以,從他的世道眼里看出去,正在崛起的中國是擋在他實現這個理念路上的最大障礙,必須采取一切手段予以清除。至于人類的命運、世界的前途,對于這個眼光短淺的商人來說,實在是太高不可及了;或者說,顧不上了;更糟的是,他的「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的治國理念,竟濃縮墮落成為「特朗普優先」、「特朗普第一」的赤裸裸的個人私利的遮羞布! 這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個商人出身的機會主義的政客眼里的世道。

  像這樣一個總統其治國理政的風格言行,不但在世界上有識之士的眼里成了笑柄,就是在美國知識精英的眼里,也是惡評如潮,例如一位《紐約時報》的讀者投書對此作了淋漓盡致的刻畫:「傳播不良信息。播撒虛假的希望。重新編造歷史,重新想像科學,喋喋不休地談論他所謂的英雄主義,對他自詡的受難滿腹牢騷,勐烈攻擊任何質疑他的絕對正確的人。沒有領導力,只有嘩眾取寵。沒有共情,只有竊笑。這是一個沮喪、迷失、日益絕望者的胡言亂語?!?23)

  特朗普眼里的世道,既是這樣不堪的「胡言亂語」,當然不能代表一向以世界發言人自居的美國的立場,只好引述美國當今唯一在世的世界級元老政治家、外交家,基辛格(Kissinger)博士,對當今世道的看法,作為美國官方觀點的代表。他于2020年4月3日發表一篇題名《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的宏文,文中對當今的世道闡述了下列與本文題旨有關的四個觀點:(24)

  1、 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世界將徹底改變。

  解讀:「永遠改變、徹底改變」中的「永遠」和「徹底」,都是用了最高級的形容詞;言下之意,就是疫情將使世界要經歷一場翻天覆地的激劇變化,舊貌換新顏,送走了一個舊世界,迎來了一個新世界。不是像馬克龍總統那樣只是消極悲觀地指出西方的文明霸權正在走向崩解,將被中俄印取而代之。當然,馬的講話是在去年9月,尚未發生全球性的疫災?!?/p>

  2、這種病毒對社會的毀滅作用不分國界。沒有一個國家,包括美國,可以憑一己之力戰勝病毒,最終必須要融入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計劃。

  【解讀:與此可見他作為一個美國和世界元老政治家外交家的宏闊視野,在戰疫這件事上,持有近似習總的命運共同體的理念;同時也是對特朗普總統一直未能展現作為美國總統和美國一向以世界領袖自居的承擔,以及動輒甩鍋中國的不負責的領導作風的委婉批評,對當前美國沒有二戰期間出現的像羅斯福、艾森豪威爾這樣的英明總統,十分遺憾。

  3、疫災引發的經濟衰煺都是史無前例的,此外,為防控疫災而采取的保持社交距離、關閉學校和企業等,對目前的經濟形勢更是雪上加霜。

  【解讀:用「史無前例」來形容當前的經濟形勢,或許過于言過其實,因為中世紀的黑死病造成的經濟損失是災難性的浩劫,或許較之30年代初的經濟大蕭條有過之無不及。但于此可見,在他眼里,目前的世道是多么兇險】

  4、此次疫災,是新舊世界的分水嶺;人類正處在一個劃時代的歷史節點,一旦挑戰失敗,世界將大難臨頭;美國也正進入一個新紀元,二戰時美國的歷史任務是拯救歐洲人民,這次則是遏制消滅新冠病毒,保護美國人的生命安全,同時規劃新時代代的秩序,希望美國對新的時代任務作出貢獻。

  【解讀: 作為美國的一個功勛卓著的愛國主義者,他這番憂國憂民的心懷,是應有之義,完全可以理解。而且特別珍惜美國人生命安全的人道主義關切,值得尊敬。但是,特朗普政府,顢頇無能,并且動輒為了個人的政治野心而將疫災政治化,而非將挽救美國人民的生命世衛當務之急。所以他對美國的期許,終難成為現實,因此深深感焦慮不安。至于規劃新時代的秩序,那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幻夢】

  5、世界各大民主政體,需要繼承并捍衛標志西方源于啟蒙時代自由主義的世界秩序的基準塬則;由此形成的現代政府,其合法性在于滿足人民對「安全、秩序、富強、公正security, order, economic well-being, and justice」的四大根本需求。為此目的,通過理性的人,組織一個強有力的政府,行使人民的權利,來滿足個人及集體這四大的需求,政府的合法性取決于是否能夠滿足這四大需求。應付挑戰的失敗,將導致國內及國際社會契約的解體。

  【解讀:這是基辛格全文的核心思想。然而,為了遏制疫災,各國政府為了遏制疫災所采取的措施,例如實行社會隔離、禁航、關閉企業等措施,致使經濟和社會活動停滯,以致對上述西方文明的基準,提出了嚴重的挑戰?!?/p>

  總結而言,這是如今已經97歲高齡的美國和西方元老學者政治家的世道,帶有濃郁的愛國主義情操和西方文明優越感的色彩、仍然活在昔日西方和美國的崢嶸歲月的時光里。與馬克龍的世道觀顯著的不同點是,馬總統只是發出西方文明霸權衰微的警號,沒有具體對策,而基辛格則仍具體闡釋西方文明賴以存立的核心價值,并提出戰疫的中興之道;他的基本思路,同清朝晚年全力維護儒家傳統的保守主義的代表倭仁(1804-1871)一樣,不認為西方和美國文明的價值觀和信念本身出了根本性問題,而是沒有像丘吉爾、羅斯福之類的英明領袖,以致才陷入當前的困境。所以,目前的美國當然也指西方各國,亟需一個高瞻遠矚、腳踏實地、一個具有全球眼光的強勢領導人,方能力挽狂瀾,戰勝疫情,脫出困境。(25)

  再介紹一個美國的企業家,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Rockefeller Brothers Fund) 的總裁斯蒂芬·海因茲(Stephen Heintz)的世道,他對當今美國眼里的世道作出了類似馬克龍一樣宏觀的深入具體的分析,而且更能切中西方文明的時弊,值得引述如下:

  (當前的)危機「源于過去350年來塑造文明的叁個核心操作系統日漸過時:自工業時代初期開始因碳而加強,并日益受到全球金融化推動的資本主義;由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條約》正式確立的民族國家體系;以及代議制民主——一置基于啟蒙主義理想的自 由、公平、正義和平等的自治體系?!?/p>

  問題在于「我們的資本主義實踐不但使地球生態系統處于 危險之中,還造成了巨大的經濟不平等」。民族國家「不足以應對全球暖化等跨國挑戰」。而且,「代議制民主既不是真正的代 議制,也不是非常民主,因為公民認為自治已經讓位于公司、特殊利益集團和富人的統治」。

  病毒和隨之而來的經濟崩潰,只會使這些對當前世道--世界秩序、國際法、真理、美國的承諾--一個毀滅的時代,一個危險的時代的反思緊迫性加劇。(26)

  海因茲眼中的世道,頗能深刻刻畫一個西方有識之士的對當今世西方文明的弊端和歷史走勢的看法。

  綜上以觀,習主席講的是「天變了」,而馬總統、海因茲則講的是「道變了」;基辛格講的是天變了但道不變。

  雖各有所偏,但就人類文明的整體而言,正好辯證地相輔相成,讓人看到了當今中西方眼中世道的全貌。

  質言之,當今的世界,正在經歷疫戰引發的一場或許是史無前例的翻天覆地的大變化,也即習總、馬總統所謂的百年來的大變局。對中國來說,這是一個嚴峻的挑戰,但更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一個迎接由中國主導、中國文明引領風騷的曠世大變局的大時代!天機是否成真,姑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但令西方人啼笑皆非的是,老天跟西方人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徹底揭示這個天機的,居然不是一場堪與一二次世界大戰相比的、自信占有優勢的大規模的熱戰,而竟是一場突然爆發的無聲無息無形的「疫戰」,一場天人之戰,人與自然的戰爭。而以美國為代表的、一向以科技駕馭征服自然為傲的近現代的西方人,這次居然在大自然--新冠肺炎病毒--的挑戰下,戳中其命門,受到大自然的嚴厲懲罰而徹底敗下陣來!

  孰令致之? 難道真是天意?實在值得世人深思!

  注釋:

  1、疫災肆虐全球214個國家和(各國普遍承認獨立的國家有194個,其中192個是聯合國會員國,2個(梵蒂岡、巴勒斯坦)是聯合國觀察員國)和地區。疫情在全世界再次反彈,截至7月31日,全世界約七成(126個)國家和地區新增確診病例呈增加趨勢。根據世衛組織的統計,截至2020年7月31日,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的病例達17106007例,死亡病例668910例;另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8月2日,全球累計確診病例超1753萬例,累計死亡接近68萬例。

  2、初步研究顯示,這種新型病毒即新冠肺炎(COVID-19)的基因序列與傳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中東唿吸綜合征(MERS)和蝙蝠冠狀病毒的病理特征非常相似,尚待進一步調查分析研究。此次突發的疫情其傳播速度之快、感染范圍之廣、防控難度之大,史無前例,超出了預期。

  3、《前漢書·五行志》,卷27上,頁3:「漢興,承秦滅學之后,景、武之世,董仲舒治《公羊春秋》,始推陰陽,為儒者宗」。

  4、班固,《漢書·董仲舒傳·舉賢良對策叁》,卷56,頁18.

  5、所謂帝國,是一個復雜的概念,就本文的主旨而言,至少必須滿足下列叁個條件:一是政治上和軍事上,全部或部分地剝奪從屬國的主權、治權,例如最能標志帝國特征的是駐軍,二戰后美國在海外設有多達5000多座軍事基地,分布在140多個國家和地區,目前仍然設有374座,駐軍30多萬人;二是經濟上,支配從屬國的物力和人力資源;叁是文化思想上,強加于人的理念、價值、信仰、時尚習俗。(參看Paul Kennedy,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Economic Change and Militarty Conflict from 1500 to 2000; 1987; Peter Padfield, Maritime Supremacy and the Opening of the Western World, 2000)

  按照這叁條標準,戰后也即1945之后的美國和蘇聯,均可以稱之為帝國,一種有異于英法西荷葡等老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現代版的帝國;兩者都以同盟國的名義精心加以包裝,但實質上則以盟主之名,后者以「社會主義」陣營之名,前者則以「自由民主」世界之名,加上一個特殊有利的條件就是美國利用聯合國在地國的世界性權威,挾天子以令諸侯,精心包裝,掩蓋其君臨各成員國帝國的本質?,F在執掌美國民主帝國的特朗普總統,粗暴地頤指氣使、唯我獨尊,更是將其帝國的本質呈現的淋漓盡致。(詳情參見下篇「命運與共」)

  6、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統計數據,截至2020年8月1日,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4617494例,死亡病例154319例,高居世界第一。

  7、是的,正好美國在疫戰正酣之際的5月25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因疫災而失業的黑人喬治·弗伊德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員德里克?肖萬Derek Chauvin用膝蓋壓制頸部窒息身亡的殘酷濫用公權力的暴行,引發了美國社會的痼疾,種族歧視的病毒,而在全美包括首都華盛頓特區、紐約等140多個城市爆發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反對種族不公的示威抗議浪潮。至今已半月有余,示威群眾怒火有越燒越旺之勢。

  8、美國一名煺休的中情局官員,對剛發生在美國的種族動亂和特朗普的鎮壓措施,形容為“一國走向衰亡前的指標性舉措”(this is what happens in countries before a collapse,  measures of decay,)(《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2020、6、3)。 饒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二十年來曾在美國和西方流行一種「中國崩潰論」的反華論調【始作俑者是一位美籍華人章家敦Gordon G. Chang,他于2001以英文發表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中國即將崩潰),西方人很是受用】,現在卻輪到美國人自己在散播「美國即將崩潰」的預言了。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詳情見下文。

  9、具有類似典范意義的疫災還有15世紀末歐洲人殖民美洲時,歐洲人除了屠殺土著塬居民之外,還帶去各種殺死大批人命的瘟疫,以致當時美洲土著人口從6千萬(占當時世界人口的10%)銳減到五六百萬,這是犯了絕滅人類的罪行!(可現代的歐洲人,卻閉口不談他們老祖宗犯下的滔天罪行,卻向世人大談什么民主自由人權,真是欲蓋彌彰!)

  人口銳減,意味著農耕減少,大量農田回歸荒地或森林草塬等自然生態。森林草場面積如此劇增,導致大氣中二氧化碳減少,世界上很多地區氣溫下降,以致氣候都受到影響??茖W家認為,這個人為導致的氣候變化,加上大型火山爆發和太陽活動減少,推動地球進入了一個"小冰川紀"。 這是疫災改變人類生態環境人天交感互動的一個典型史例。

  還有,18世紀末源自非洲的黃熱病,在法屬殖民地海地島上流行,結束了法國殖民統治,導致法國放棄了在北美的殖民野心,間接地把法國殖民勢力趕出北美,有助于新生的美利堅合眾國迅速壯大。

  還有,1888 - 1897年間非洲的牛瘟病毒殺死了非洲90%的牛,牛瘟直接導致饑荒、社會秩序崩潰、民眾流離失所。結果加速了歐洲在非洲擴大殖民統治的進程。

  還有,中國明末的瘟疫直接導致明朝的衰微。甚至據研究,赤壁之戰,曹軍之敗也部分是由于瘟疫所致,所謂的「水土不服」,既是北方人不習水戰,更是由于兵士得了流行病失去戰斗力所致。歷史劇中將周瑜、諸葛亮、曹操之爭戲劇化,不是全部的歷史真相。

  還有,最接近我們這個世代的一次全球大流感,就是1918到1920年兩年間的西班牙大流感。此次疫災,造成全球4000萬至5000萬人死亡,人命的損失超過一戰。這次疫災,由于爆發于一戰尾聲,所以給予人們的印象是戰火改變了歷史的走向,實際上西班牙大流感的病毒起著促進作用,雖然表面上只是改變了人類關于公共衛生的觀念和制度。例如當時主流的優生學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錯誤地認為,有些"人種"或社會等級比另外一些種族或等級優秀,有天生的免疫能力,得了傳染病的人只能怪責自己的種族和家世?!具@是美國《華盛頓郵報》2020年2月3日刊登沃爾特·拉塞爾·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一文產生的種族主義(種族優越論)的歷史文化大背景】這次疫災動搖了這個偏見;并改變了公共衛生政策的觀念和制度,此后很多國家成立或重組衛生部,建立更先進的疾病監視系統,接受社會化醫護的理念,即全民衛生保健,免費醫療;還由于這場疫災和“一戰”的后遺癥帶來的勞工短缺問題為女性加入就業大軍鋪平了道路,它撼動了許多國家的性別平衡;促使美國賦予美國女性投票權,促進了女權運動等。

  另一個與本文題旨密切相關的是,西班牙大流行凸顯了國際合作的重要性。1923年,聯合國前身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成立衛生組織(Health Organisation)。作為一個專門機構,衛生組織創造了新的國際傳染病控制系統,由醫學專業人士而非外交官負責,直到1948年「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TO)才得以成立, 從而讓公共衛生事業成為人類共同的事業,有力地促進國際社會醫學的發展。

  以上都是自然疫災直接間接影響人類歷史走向和催生重大社會變革的例子。

  10、這次人天交戰中人類的公敵病毒,數量不可勝計,行蹤飄忽不定,無所不在。它們是地球上數量最大的生物實體,有自己的活動規律,有它們自己的天地,滲透地球上的每一個生態系統,入侵每一種生物體。它們可以穿越地球各大洲,每天有數以萬億計的病毒會從天而降。地球上每平方米地方的病毒就多達8億個,這是個多么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的數量!

  尤有甚者,流行病病塬體的習性極其詭異,難以捉摸。要過濾出這些潛在的殺手,絕非易事;而且它們又極富感染性和攻擊性,且行動迅速,防不勝防,真是有史以來人類最惡毒的大敵!然而,人類對這個隱秘的微生物世界,相當于對宇宙的暗物質、反物質世界一樣,知之甚少。于此可見,這場人天之戰的前景多么兇險莫測!

  11、參見張岱年主編,周桂鈿、吳鋒著,《大儒列傳·董仲舒》,頁130-148;董仲舒,《春秋繁露》;《漢書》,《傳記·司馬遷·董仲舒》第二十叁。本文標題「人天五論」,即受董的《天人叁策》的啟發。

  12、參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叁卷,頁457、517。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作了詳細的論證:「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對大自然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大自然都報復了我們?!?馬克思恩格斯所謂的「大自然的報復和懲罰」同董仲舒的「天譴」、「天人感應」說,是一個意思,所不同的是,董出于主觀的直覺認識,而恩格斯則出于客觀的科學思維。

  13、其實,在對抗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最大障礙不是病毒本身,而是我們人類本身的病毒,例如美國人將他們應對疫戰不力的特朗普總統喻為「特朗普病毒」;擔任美國權威的蒙特菲奧里醫療系統Montefiore Medicine主席兼首席執行長president and chief exective的一個非裔,菲利普·奧祖瓦赫Philip Ozuah在一篇刊登在《紐約時報》題名《雙重災難》The Two Plagues的文章中,將新冠病毒與種族主義病毒并列為肆虐美國少數民族的兩種病毒(New York Times, 2020年6月10日);將動輒濫用公權力施暴的警察,喻為警察病毒等。詳情見下文。

  14、「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近百年來人類遭遇的影響范圍最廣的全球性大流行病,對全世界是一次嚴重危機和嚴峻考驗.....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2020年6月7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說?!感鹿诜窝滓咔槭亲月摵蠂闪⒁詠砦覀児餐媾R的最大考驗?!?「此次疫情傳播速度之快、感染范圍之廣、防控難度之大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期」(《穿越寒暑無問西東--寫在新冠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半年之際》,《新華網》,2020年7月31日);現年80歲的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相當于中國中國唿吸道傳染病權威鐘南山院士的安東尼·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說,新冠病毒傳染速度之快,為他平生所僅見。與此可見,病毒之兇險和難以防治!

  15、細言之,遠可上溯至中國深厚的人命至上的仁道主義核心價值觀和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泛自然主義的理念;近可歸因于近現代中國植根于毛馬主義(毛澤東馬克思主義)的革命利民主義精神,和長期革命斗爭中形成的奉獻精神、服從組織的紀律性和堅定的信念。所以,中國疫戰的階段性勝利,主要是這遠近兩種傳統綜合匯聚而成的精神力量、物質力量、制度力量、組織力量、動員力量的合力,加上振興中華宏偉愿景的驅動。這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戰疫模式,他國無法照搬照套,只能師法其精神。中國塬本沒有爭取世界戰疫的領導權和話語權之心,而是形勢所逼,完全靠自己戰疫的努力,贏得世人的肯定和贊許。

  16、中蘇關系,如果最早從1921年算起,距今正好一百年,其間經歷好幾個階段;首先是創黨期間的兄弟加同志的關系。中共作為一個后起的小老弟,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美麗的理想主義的包裝下,忠實地亦步亦趨,效法老大哥,學習革命奪權;接著是遵義會議期間,中共開始從學步到自主地選擇了自己的領導人和軍事斗爭路線,擺脫完全依附的關系,開始走自己具有中國特色的革命之路;最后是社會主義建設初期,中國向蘇俄學習工業(重工業和國防工業)建設,隨后在赫魯曉夫當權時期,因國防主權矛盾尖銳化而徹底破裂,打破了師生加同志的關系,而分道揚鑣。

  到了毛澤東時代的晚年,中國完全獨立自主,搞自己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建設,與蘇聯完全平等。到了鄧小平時代,蘇聯變天成了俄國,到了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時代,中國更是青出于藍,超越俄國,成為世界經濟的老二,儼然已成世界上的大國強國,甚至被視為超強。

  17、中美關系,在中共主政的冷戰期間(1949-1972)是敵對關系;越戰之后,改開期間,為了學習搞好經濟建設,派遣大量留學生到美國和歐洲學習市場經濟的理論和實踐,也形成一段中美師生加朋友的蜜月時期;但絕非同志,因為中國堅持走符合自己國情的社會主義道路。近年來,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由于中國的國力迅速增強,美國深感霸權地位受到威脅,遂全面挑起經貿、科技、臺港、南海等領域的斗爭,而且日益尖銳化。

  鑒于昔日中蘇關系因國防主權之爭而走向分裂的歷史經驗,當下的中美關系,也極有可能也因經貿科技、臺港問題、南海問題等領域的主權之爭而結束蜜月期間的師生關系,走向全面破裂,分道揚鑣。

  歷史地看,中國之崛起,中華文明之振興,蘇美這兩座大山是絕對繞不過去的;現在蘇帝的這座大山隨著其轟然倒塌而不繞自繞了,如今美帝的這座大山也必須超越,舍此別無他途。超越美帝這座大山的難度,遠勝于超越蘇帝的大山。

  18、逢佩奧于2020年7月23日,選擇在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題名《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的演講,旨在仿效丘吉爾于1946年3月在美國密蘇里州富爾頓城杜魯門總統的母校威斯敏斯特學院,發表揭開戰后長期冷戰序幕的題為《和平砥柱》The Sinews of Peace的演說,也借此揭開中美間的新冷戰,將敵人從蘇聯換成了中國。逢佩奧之所以這樣做,固然是有轉嫁美國當前疫情失控、提升特朗普選情低迷的考量,但也是當代中美關系歷史內在邏輯的必然發展。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反華的目標上并無不同,只是手段方式不同而已。詳情參見本篇二論和下篇四論。

  19、例如他在《天人叁策》中的第一策中說,「視前世已行之事,以觀天人相與之際,甚可畏也。國家將有失德之敗,而天乃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驚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漢書·傳記,第二十叁司馬遷·董仲舒》)【譯文:(我在《春秋》中)觀察前代史事,發現上天和人事是互相關聯的,天命是可畏的。國家治理不好,上天就會制造種種災異來譴責,警告世人;世人不知反省,上天又制造出種種怪異之事,來驚懼人類。若再不改變,天下敗亡的跡象會接踵而至?!窟@種人天合一、交感互動的思路,同馬克思恩格斯的自然界的報復懲罰論,何其相似。參看注9,詳情見下文第二篇。

  20、元朝關漢卿,《拜月亭》。當然佛教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普度眾生」的這些重視生命的警世信念,都通過文學戲曲宗教,在民間廣為流傳,成為民間的普遍信仰。關于這點,一個剛發生的鮮明對比的例子,就是被美國警察虐殺的黑人弗洛伊德的弟弟,菲洛尼塞·弗洛伊德Philonise Floyd出席美國國會作證時問道,他兄長的一條命難道只值20美元嗎(以持20元偽鈔罪名被叁名警察扣押致死)?(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版,2020年6月11日)草菅人命,莫此為甚!這是對以「世界民主人權衛士」、「世界人權燈塔」自居的美國,莫大的諷刺!在這被中國「白色」自由主義者奉為文明上國中竟發生這樣有辱文明的行為,臺灣那位素以文明衛士自居、一向愛為對岸上文明課的高等華人龍應臺,在這關鍵時刻怎么變成啞巴了?

  21、習近平,《共擔時代責任·共促全球發展》,2017年1月17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所作的主旨演講;《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2011年。習總對2020年世道的看法基本不變,但認為肆虐全球的疫情,大幅加速了百年大變局的歷史進程,前面的道路充滿了兇險和不確定性。

  22、參見2019年9月15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法國駐外使節的年會上發表的演講。演講中將美國文明對近代西方總體文明的貢獻是戰爭的看法,十分到位,十分深刻,十分傳神;言下之意,美國在古老文明的歐洲人眼里,是個沒有多少文化思想的戰爭狂人;說得不好聽的話,就是一個手持利劍,高舉「民主自由人權」道德的旗幟,踐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戰爭販子;一部美國歷史,就是安格魯撒克遜民族在北美大地,從無到有,用劍書寫的一部不斷征戰擴張的血跡斑斑的史書。

  綜合而言,馬克龍所說的是相對于其他大文明而言,即使在西方文明的內部,近來美國因疫情而引發的反種族主義示威游行,也泄漏了西方文明、美國文明內部裂變衰落的天機。例如據6月11日《波士頓環球日報》報道,樹立在美國波士頓市的具有象征西方海權和致命擴張意義的一座意大利航海家哥倫布的塑像,在這次反種族歧視的示威浪潮中,由于被視為歐洲人在美洲犯了滅族的反人類罪行的始作俑者,被群眾砍掉了頭顱,成了無頭的雕像。另外,樹立在弗吉尼亞州的一座同樣的塑像,遭遇同樣的命運,也被憤怒的群眾移走,投入海中等等。還有,長期成為美國電影經典影片的《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小說的譯名為《飄》)由于美化美國內戰前南方殖民地奴隸主和奴隸制度,已被從HBO MAX影視流動服務數據庫的目錄中刪除。還有,非裔的億萬富翁羅伯特·約翰遜Robert Johnson于6月1日向美國政府為黑人奴隸祖先所受的苦難向政府索賠14萬億美元,理由是:「200多年的奴隸制,(黑人)無償勞動,剝奪(黑人)受教育權利」這些美國黑人訴求公正、尊嚴的覺醒,在在反映黑人正在向西方白人的文明霸權所犯的反文明罪行,進行清算,正在從內部撕裂美國和西方社會。這是西方文明滑向衰落的另一個重要的側面。

  23、《紐約時報·意見箱》,2020年5月9日。

  24、參見Henry Alfred Kissinger亨利·基辛格,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Will Forever Alter the World Order 《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Washington Post《華爾街日報》,2020年4月3日。

  基辛格,一個中國人最熟悉的美國人政治家、外交家,在1969到1977年越戰期間,作為尼克松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在美國外交政策和全球權力的格局方面,特別是在1971年之后為中美關系的解凍,起了推手的作用。此外,他還有個中國人不太留意的身份,就是他還是個大學霸,大學者,理論家、謀略家。

  他曾經是哈佛大學政治學系的教授(1962-1969),著有《核武器與對外政策》、《復興的世界》、《選擇的必要:美國外交政策展望》、《白宮歲月》、《紀錄在案》、《動亂年代》、《大外交》等。所以,他既有過硬的外交實踐經驗,又有扎實的國際政治理論學養,是政學雙棲的國際級的學者型政治家,他對世道的看法,自然是具有深刻的洞察力,值得國人參考,雖然是站在西方和美國的立場。

  習主席、馬克龍總統二人對世道的看法,是新冠病毒爆發之前發表的,而基辛格對世道的看法,則是直接因病毒造成的后果有感而發的,所以更具有現實意義。

  25、然而,歷史同基辛格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當今的美國不但沒有

  出現他心里所期望的「一個高瞻遠矚、腳踏實地、一個具有全球眼光」的美國領導人,反而出現了「眼光短淺、不切實際、一個具有美國優先狹隘眼光」與其期望截然相反的領導人特朗普總統和逢佩奧國務卿。更令他啼笑皆非的是,他的后輩現任的國務卿逢佩奧,竟然徹底否定基辛格一生中引以為傲、載入史冊的1972年的中國「破冰之旅」,把目前美國的困境,全都說成是他和尼克松打開中國大門、同中國「接觸」engagement一手造成的。就連50年后的今天在美國爆發的新冠肺炎,竟然也把責任算到尼、基二人身上。他在7月23日發表的被稱之為揭開中美「新冷戰」的宣言里,一開頭就為中美關系定下這樣的基調:

  But today – today we’re all still wearing masks and watching the pandemic’s body count rise because the CCP failed in its promises to the world.【但是今天——今天我們坐在這里都需要 戴上口罩,眼看著疫情的死亡人數節節上升,都是因為中國共產 黨未履行對全世界的諾言】。(Michael R. Pompeo, Secretary of State 國務卿逢佩奧,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 《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加州尼克松總統圖書館暨 博物館,2020、7、23)

  這是什么邏輯,簡直是奇譚怪論,滑天下之大稽!

  然而當今的美國,正是一批持有這樣世道觀的強硬右派人物當權,他們正在不擇手段,不僅破壞這半個世紀以來中美兩國在政治、經貿、科技、文化各個領域,艱難地建立起來的廣泛的良性中美關系,正將中美關系推向徹底破裂的危險邊緣,還企圖組成新的所謂的自由世界反華的「民主聯盟」!霸權主義之倒行逆施,逆流而動,莫此為甚!

  詳細的論述見下篇四論「命運與共」,此處從略。

  26、引自羅杰·科恩,《中國,世界還有(別的)選擇—德法核心的歐盟的聲音》,《紐約時報·觀點與評論》,2020年5月26日。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2.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3. 無視反毛公知的感受:這家機構的年輕人竟如此真誠的紀念毛主席!
  4. 還得是“毛主席”!美國記者在橘子洲頭被震撼到了……
  5. 孫錫良:老孫微評(頭腦要冷靜)
  6.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7. 張志坤:現在就對美求和,好像有點過早
  8. 川普痛打TikTok,破除了國人的三大迷信
  9. 不能光反對投降,還要搞清楚為什么容易投降?
  10. “躺贏”時代終結? 中國末代“拆二代”的難言隱憂
  1.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2.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3.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辦”——讀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則》有感
  4.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5. 隨筆:他們終于撕下了畫皮——談談蒙牛
  6. 汪東興記憶里的毛主席:近距離了解毛主席的衣食住行和工作
  7. 投降,是要被殺全家的
  8. 多少個頭銜算個P!還有更厲害的呢!
  9.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10. 美國的流氓本性與公知的蕩婦羞辱
  1. ?原來污蔑毛主席的人是他!全國人民都必須喊打
  2. 據說都怪一個人
  3. 有什么不對勁嗎?
  4. 方方終于說了句大實話!
  5. 一本《平安經》,一群馬屁精
  6.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7.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8. 普京近日大罵蘇共,恰恰暴露了自己的困境
  9. 尹一鴻:如今有多少像王振華、任志強這樣的混進黨里的“中共黨員” ?
  10. 遼寧王忠新:挖蘇共“祖墳”的都是蘇共最高領導接班人
  1. 一座大山與人民軍隊成長的“搖籃”
  2.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3.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4.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5. 空軍原司令員王海上將逝世,曾在抗美援朝時擊落擊傷9架敵機
  6. 貪污7.17億的趙正永,死緩!想起了毛主席殺劉青山、張子善
山东11选5技巧出1下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