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丑牛: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一一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丑牛 · 2020-05-10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那些口口聲聲自稱為“中國化了的馬克思主義的黨史專家學者們,下筆可要留神啊!要記?。簹v史是人民創造的!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

  一一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今年“七一”是黨慶九十九周年,一個人,活到九十九,算頭籌上壽,就一個政黨來說,過百年的不多,就共產黨來說,就更少了,馬克思創建的世界第一個共產黨,存在時間很短,列寧創建的蘇聯共產黨,存在了八十多年,都是“自己人”從內部搞垮的。中國共產黨過了九十九年,馬上就迎來了一百年,還朝氣蓬勃,成為世界第一大黨,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中,在民族解放運動中,在反對帝國主義的斗爭中,舉足輕重。

  這一百年,我們是怎樣走過來的?真可說是:“幾度涅槃,浴火重生”,詞為證:

  雄關漫道真如鐵,

  而今邁步從頭越;

  從頭越

  芲山如海  殘陽如血

 

  百年最后一任共產黨的總書記,甫一上任,就首念這首詞句,給人以振奮,但很少有人續念下半句:“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這下半句更符合我們今天的斗爭實際。不是“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的兩大主題”,而是“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召喚著我們繼續革命,繼續戰斗。

  為了紀念黨慶百年,我相信黨中央定會組織一批黨史學家編寫一部“中國共產黨百年史”,這不僅對中國,而且對世界共產主義運動都有普遍意義。但我擔心,會不會依據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革命實踐寫下去?近一年來,為迎接黨慶百年,我讀了許多專著,特別是紀念七十年、八十年、九十年的著述和言論,有些論點,實在不能恭維,比如:

  “中國共產黨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

  “中國共產黨成為社會主義的領導核心是“三個代表”;

  “黨由革命黨向執政黨的轉變,是領導市場經濟的黨”;

  “社會主義的本質是共同富裕,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后富,達到共問富裕”。

  ……。

  這樣的例子,多不勝舉,並把這些東西說成是“中國化了的馬克思主義”、“和馬克思主義一脈相承”。

  百年黨史,我們決不能這樣寫。

  共產黨的百年,我在黨內生活和工作了七十三年,而且絕大部分時間,都處在基層第一線,比如,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土地改革、農業合作化、大躍進、建立人民公社、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推行大包干、國企改制、推行市場經濟、加入W丅O、進入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

  共產黨成立之初的二十多年,我未成年,但參加革命后,領導我們的多是老一輩的共產黨人,我所在的鄂豫邊區和新四軍五師的三位首長一一“位老”(鄭位三)、“師長"(李先念)、“大姐”(陳少敏)都是老紅軍,我所在部隊的旅長、團長也是老紅軍。我更多的是從他們的言傳身教中,懂得了“什么是共產黨”,“什么是馬克思主義”,“什么是階級和階級斗爭”。

  對百年黨慶的思考,主要來自我親身的經歷和革命實踐。

 

  黨慶百年:

  第一個要寫好的是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

  百年共產黨對中國最大的貢獻是什么?人民得解放,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對世界最大的貢獻是什么?為被壓迫民族的解放斗爭,開辟了前進的道路。中國革命的勝利從哪里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領導人民得解放?因為“出了個領袖毛澤東”。

  讓我們簡要地回顧一下,在中國革命幾個緊要關頭時的毛澤東:

  當孫中山先生領導的第一次國共合作失敗,蔣介石發動了“四一二”政變,對共產黨人進行大屠殺,百分之九十幾的共產黨組織遭到毀滅性的打擊,是毛澤東第一個提出“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口號,武裝工農,建立革命根據地,農村包圍城市。

  當起義隊伍上了井岡山,有人懷疑“紅旗能打多久?”毛澤東斬釘截鐵地回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當因錯誤路線的領導,致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丟失了革命根據地,紅軍被迫“長征”,在蔣介石幾十萬軍隊的圍追堵截下,紅軍幾乎陷入絕境,在遵義會議上,毛澤東重新取得軍事指揮權,帶領紅軍,突破重圍,勝利到達陜北。

  當武裝到牙齒的日本侵略者,大舉進攻中國,“國軍”一潰千里,一年時間丟掉了半壁河山,一時“不抵抗論”“亡國論”興起,毛主席在延安窯洞寫了《論持久戰》,制定了抗日戰爭的戰略戰術。八路軍、新四軍開赴敵后,收復淪陷國土,開辟了解放區戰場,抗擊了侵華日軍百分之六十的兵力,最終趕走了日本強盜。

  當抗日戰爭勝利后,由美帝國主義出錢出武器,蔣介石出人的內戰暴發,我們能打敗頭號帝國主義嗎?我們的小米加步槍能戰勝八百萬美式裝備的國民黨反動派嗎?當內戰的槍聲響起,1946年8月,毛主席接受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訪問,首次提出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論斷,原來,我們預計五年打敗蔣介石,結果三年多的時間,就把蔣介石趕到臺灣島。

  勝利前夕,七屆二中全會在西柏坡召開,在會上毛主席告誡勝利了的共產黨人:

  “可能有這樣一些共產黨人,他們是不曾被拿槍的敵人征服過的,他們在這些敵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稱號,但是經不起人們用糖衣裹著的炮彈的攻擊,他們在糖彈面前要打敗仗”。

  在建國前夕,黨中央離開西柏坡到北平建都時,他對隨行的同志們說:我們進北平是進京“趕考”,考不好是要退回來的。臨上車,他還憤然地說:“我們決不當李自成”。

  會上講的,臨行講的,是同一件事,有的共產黨人經不起勝利的考煉,他們會蛻化變質。建國后,我有好幾次重訪西柏坡,總是坐在主席當年所住的大院內的石凳上,長久地思量:古往今來,有幾個帝王將相在他們得國之后,能像毛澤東那樣深謀遠慮,他的話,真是一語成讖,管了幾十年,一直到今天,有多少“英雄”被資產階級的糖衣炮彈擊垮!有多少“豪杰”當了“李自成”

  關于建國后的毛澤東,下面再講。

 

  黨慶百年:

  第二個要寫好的是“兩個十年”

  第一個“十年”(1956一一1966)中蘇兩黨就“國際共產主義總路線”展開了一場大論戰,參加這場論戰的吳冷西同志(當時他是“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社長、總編輯)后來,寫了一部書一一《十年論戰》,是很珍貴的一份歷史資料,在大論戰中,新華社共發了九篇評論,簡稱《九評》,后來也合編了一本文集,還有參加論戰的我們黨的一些負責人的重要發言。

  這場大論戰,是由蘇共中央總書記赫魯曉夫在蘇共20大會上作了一個反斯大林的秘密報告所引發,這個秘密報告很快泄露,被帝國主義當作反蘇、反共的武器。在全世界掀起了一場反共高潮,在蘇聯國內,反動勢力沉渣泛起,一些“不同政見者”滲透進了黨的上層,最終導致了蘇聯解體,蘇共垮臺的悲劇。

  中蘇論戰,由于蘇共“老子黨”的指揮棒,中國共產黨代表的是少數,但在道義上,我們黨卻佔據優勢和主動,並導致了赫魯曉夫下臺,論戰結束。

  這場論戰,遏制了世界反共浪潮,揭露了修正主義路線的存在和危害,特別在蘇共這樣引領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老子黨”出現修正主義,危害就更大了。由于我們黨的斗爭,在蘇聯解體,蘇共覆亡,東歐淪陷之后,亞洲、拉美地區由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仍巍然屹立,亞、非、拉地區的民族解放運動,向前推進。令人詫異的是,我們黨參加的這一次反修大論戰,卻被我們自己否定,而且是直接參加反修大論戰的一位“堅強斗士”所否定,在羅馬尼亞首都舉行的一次論戰會上,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曾驚嘆一位中國共產黨代表的演說:“那位矮個子的講話好歷害啊!”但在1989年“XX”風波中,蘇共的最終掘墓人戈爾巴喬夫訪問中國時,和這位已經成為中共領導人的“矮個子”會談,當議論起當年的“大論戰”時,這位當年“好厲害的”反修斗士卻說:“雙方都講了一些空話、大話,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都沒有搞清楚”。當戈爾巴喬夫宣布辭去蘇聯總統的職務,把蘇維埃的旗幟從克里姆林宮上空降下的時候,這位說“蹈光養晦,沉著應對”。

  百年黨史該這樣寫?

  第二個“十年”(1966一一1976)是毛主席發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毛主席把這件事當成他畢生的第二件大事,臨終前,還特別囑托他身邊的人:

  “這筆遺產還得交給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動蕩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果然,在他剛一去世,一抔之土未干,“血雨腥風"就來了,他的妻子和他身邊的幾個人被抓起來,成百萬跟著他進行探索的人被投進監獄,十一屆六中全會,黨作出正式決議,將文化大革命定性為:

  “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這和毛主席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初衷正相反,毛主席說:“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對于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建設社會主義,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時的”。

  哪對?恰是“撥亂反正”者的歷史,給他們對“文化大革命”的論斷,作出了“撥亂反證”。且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體制是怎樣被顛覆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條寫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撥亂反正”后全顛覆了:“工人階級領導的?”工人全部下崗,淪為勞動力市場上能生產剩余價值的商品;“以工農聯盟為基礎?”農民都分田單干了,哪有工農聯盟;“人民民主專政?”對誰專政?沒了對象,資產階級管理著80%的從業人員,誰專了誰的政啊!“社會主義的國家?”國企只剩下百分之十幾,人民公社解散了,和資本主義國家差不多了,只好在“社會主義”頭上,加了一頂“特色”的帽子。國家體制變質了,這算不算“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

  《決議》否定共產黨內有“走資派”?!稕Q議》寫道:

  “‘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走資派’是黨和國家各級組織中的領導干部,即社會主義事業的骨干力量”。

  毛主席發動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打倒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他說:

  “搞社會主義革命,不知道資產階級在哪里,就在共產黨內,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走資派還在走”。

  哪對?還是以“撥亂反正”者的歷史,給他們對“文化大革命”的論斷,作出的“撥亂反證”。

  共產黨內到底有沒有走資派?

  “撥亂反正”后的第一任共產黨的總書記就以“搞資產階級自由化”而下臺,接任的第二任總書記也以“搞資產階級自由化”而下臺。“資產階級自由化”是什么?不就是搞資本主義么!不就是“走資派”么!胡耀邦下臺后,中央書記處書記去看他,他調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說:“搞社會主義沒方向,搞人民民主專政沒對象,搞黨的領導沒主張,搞馬列主義太抽象”。趙紫陽在任,黨的一批元老就在公開場合上批判他:“共產黨有沒有走資派?他趙紫陽就是一個大走資派!”接著在皇城腳下的中共北京市委,出了一個搞資本主義的市委書記陳希同,他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帶著市委一窩子垮掉了,接著是國家領導人,人大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成克杰,軍委副主席,中央政法委書記……等。數到省部級,走資派更多,可說沒有一片干凈土。共產黨內不僅出了走資派,而且還出了資產階級,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產生了自己階級的對立面一一資產階級。這是悖論,但確是現實,共產黨的第一家族內產生了一個“安邦集團”,富可敵國,即或在美國華爾街,它也可以呼風喚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位“布衣宰相”,《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調查文章,他的家族擁有27億美元的資產,這在金元帝國里,也算是大財團了;中國的富豪榜公布后,有人分析,百分之八十與“紅色家族”有關。

  不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行嗎?

 

  黨慶百年:

  第三個要寫好的是改革開放四十年

  這是共產黨百年最后的一個歷史時代,百年后還要繼續前行的一個“特色社會主義”時代,它在經濟上的飛躍,堪稱人間奇跡:它的GDp增長率,世界第一;它的外匯儲備,世界第一;它的制造工業,世界第一;它的高樓群,世界第一;它的高鐵網,世界第一;……。它把日本甩到后面,它把“四小龍”甩在后面;它把“金磚國家”甩在后面;它把“新興歐盟”甩在后面;它直逼世界第一的美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它雄心勃勃地重開陸海兩條“絲綢之路”,它要引領這紛亂的世界,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到達“世界大同”。

  這真是美好的“中國夢!這真是美好的“世界夢”!

  但從世紀之交,“9-11”一場噩夢突襲美國,象征帝國的雙子星座摩天大廈頃刻垮塌,接著2008年金融危機籠罩華爾街,并漫延全球,“救美國就是救中國”的口號,預示著中國也難于倖免。果不出所料,中國的GDp一路下滑,美國人嫌不夠,連年“轉嫁”,一直到今日的“甩鍋”。“中美國”一下從“伙伴”成為“對手”,又從“對手”變成為“威脅”。我們連聲大喊,中美兩國可以避開“修昔底德陷阱”。但美國人不答應,退出他們自己制定的“WTO”,退出他們自己推行的“全球化”,至此,我們開始明白:不是我們可以避開“修昔底德陷阱”,而是我們已掉進了“全球化陷阱”。我們改革開放的機遇,來自全球化,我們改革開放的成就來自全球化,我們的繁榮昌盛來自全球化,這里所說的全球化,是資本的全球化,迄今為止,還沒有出現過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全球化,更沒有出現過社會主義的全球化。改革開放,實質上是社會主義向資本主義的轉化,資本主義的危機必然造成“改革開放”的危機。中美“蜜月”的“風云突變”,已從“合作共贏”到“美國優先”,是將危機轉嫁到“最大伙伴”中國頭上。

  為了加入“WTO”使中國成為市場經濟的國家,中國付出了多么高昂的代價。一是社會主義的解體,二是黨的性質的蛻變,三是人民當家作主地位的喪失……。在民間已經有了許多專門的著述。這里只簡要的講兩點:“農業合作化”和“國企改制”。開啓改革開放的序幕的是推行小崗村的“大包干”,四十年了,小崗村怎樣了?全國農村怎樣了!2-4億青壯年農民工,成為“血汗工廠”的打工仔,承包地,成為他們最后生存的保障,農村,成為后備勞動大軍的生產地,總書記見了也不禁一聲嘆息:“要留得住鄉愁!”

  “國企改制”路線是“國退民進”,官方發布的信息“六、七、八、九”,即百分之六十的稅收,百分之七十的GDp,百分之八十的從業人員,百分之九十新增企業,來自民企,原國企的三千五百萬工人全部“下崗”,由主人公變成勞動力市場上的商品。每年,上萬起的百人以上的群體事件,多是上面所述兩項改革所引發,農民為保衛“集體土地”而斗爭,工人為保衛“國企”而斗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這些斗爭中,一些黨組織往往站在工人、農民、農民工的對立面,黨脫離了自己的階級基礎,這是黨面臨的最大危險。“襄軸事件”、“通鋼事件"、“烏坎事件”、“武鍋事件”、“石首事件”、“晉寧事件”……都是向黨發出的警號。

 

  百年黨慶:我們應該講好“四十年輝煌”的另一面。

  以上是百年黨史有重大爭議的三個大的方面,集中到一點,是關于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在中國共產黨在中國革命中的地位和歷史評價,也關系到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對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影響和貢獻。我們看到近二十多年來,“毛澤東熱”形成了最大最廣泛的群眾運動,為什么?是對現實的批判。在今年的抗疫斗爭中,人們拿起的思想武器就是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復甦中,在民族解放運動的興起中,許多地方打起了“毛主義”的旗幟。而在他的祖國,卻受到批判,甚至侮辱,有人拿出三十年代作家郁達夫的話來警醒我們:“沒有偉大人物出現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群體,有了偉大的人物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囯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一直深居“圍城”的國學大師錢鐘書先生,很少對外發表政治言論,卻講了一句“振耷發聵的話:“丟掉了毛澤東思想,這個民族的災難就生了根,總有一天,這個民族是要為它付出代價的”。不是嗎?那個被毛澤東諷喻為紙老虎的帝國主義,正向我們張牙舞爪地撲過來了!美帝國主義不是傾其全力地企圖組成“世界反華大合唱”嗎?在黨內反毛的聲浪中,一位年逾古稀的大學者雷潔瓊女士,在韶山為毛主席紀念館題詞:“公者千古,私者一時”。這八個字現在被刻在銅像廣場進門的石頭上。他們都不是共產黨,他們的話,是講給共產黨聽的,是講給人民聽的。

  那些口口聲聲自稱為“中國化了的馬克思主義的黨史專家學者們,下筆可要留神啊!要記?。?/p>

  歷史是人民創造的!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3.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5.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7.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8.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哭泣的村莊: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山东11选5技巧出1下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