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挫折中的信仰

毛澤瑞 · 2020-08-08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挫折中的信仰

作者毛澤瑞

  寧都會議

  時間、地點、參加人員、1932年10月上旬,中共蘇區中央局在寧都縣東山壩鎮水源村,人員有毛澤東、朱德、王稼祥、顧作霖、鄧發、任弼時、項英,次日周恩來參加,列席有兩位剛上任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江西省軍區司令員陳毅,他倆沒有發言權,旁聽者。

  會議內容:會上“左”傾領導人批評了毛澤東認為早應北上,過去七個月都錯誤了之“不正確觀點”,以及“樂安、宜黃戰役后,又重犯了分兵籌款錯誤”等,指責毛澤東對“奪取中心城市”方針“消極怠工”,是純粹防御路線,并且把在歷次反“圍剿”中行之有效的“誘敵深入”的戰略方針,也指責為“以準備為中心”,“專去等待敵人進攻的右傾主要危險”,同時,把毛澤東抑制“左”傾錯誤的正確意見,斥責為“不尊重黨的領導”,組織觀念不強等,會議在“左”傾思想占了上風的情況下,通過了“左”的軍事行動方針,要求紅軍在敵軍合圍未成之前,主動出擊,以奪取中心城市,爭取江西首先勝利,會議還錯誤地決定取消前線最高軍事會議制度,并無視周恩來提議,“堅持要毛澤東在前方助理或由毛澤東負責主持戰爭責任的意見”,不顧王稼祥、朱德的反對,最后以所謂“批準毛澤東暫時請病假,必要時到前方”為由,排擠毛擇東對紅軍的領導,會后“左”傾領導者調毛澤專做政府工作,于10月26日又撤銷了他的紅一方面軍總政委的職務,而由周恩來兼任。

  會議具體過程: 10月1日,項英,顧作霖,任弼時,鄧發,劉佰承,從瑞金出發,帶著共產國際,還有中央局王明的指示,來到寧都,由前方的周恩來、朱德、王稼祥,毛澤東一起開會。10月3日,會議召開,第一天會議時,因為周恩來在前線,會議由任弼時主持,會上,大家先務虛,談理論,漸漸地有些人就沖著毛澤東來了,指責他不執行共產國際和中央的指示,頓時氣氛有些緊張了。第二天會議,周恩來回來了,第二次會議由他主持,經周恩來爭取,在第一次會議時被排除在會議之外的蘇區中央局成員陳毅,被同意列席會議,但規定他只能旁聽,不能發言,會議開始不久,室內漸漸煙霧繚繞,氣氛令人壓抑,項英坐在周恩來對面,他首先對第一天的會議作了簡要的概括,“我認為會議的焦點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前線的委員們,首先是毛澤東等同志,是否認真執行共產國際和中央的指示問題,當然,結論也只有一個沒有執行”。周恩來說的很謹慎,先慢一點作結論好不好,會議剛剛開始,結論已經有了,那還開什么會,也聽聽前方同志的意見嘛,項英激動得握筆的手簌簌發抖,用力把剛點 煙卷在煙灰缸里摁滅,地站了起來,質問:“難道屢次抗拒中央的作戰指示,還不能說明問題嗎,每次戰斗都叫苦連天,難道不是對勝利缺乏信心嗎”,對爭取一省或數省勝利的目標采取懷疑的態度,難度還不是右傾情緒嗎?接著,顧作霖等后方委員作了言詞更為激烈的發言。周恩來對后方蘇區中央局委員說,“前方的情況跟后方的情況不一樣,和在地圖上推想的更不一樣”。項英不想多聽前方同志作具體解釋,反正你們是尋找借口不執行命令,這是根本事實,周恩來一臉苦澀地說,總應該讓人把話說完嘛,項英嚴厲地說,“具體事實不是問題的實質,問題的實質在于你們對命令執行不堅決,這是對共產國際指示的態度問題,你們對國際路線是忠實的執行還是口頭答應執行”,這里應該特別指出的是毛澤東同志,他對共產國際一向采取不尊重的態度,擁兵自重!毛澤東的手里夾著一支煙,沒有點燃,他抑制住狂烈的怨念,盡量平靜地解釋說:“這是不公正的,我們在前方盡一切可能按指示去做,可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命令,叫人難以接受,目前,我軍的實際力量不可能攻打中心城市,這是有血的教訓的”。但是,后方的委員們卻不愿聽毛澤東的解釋,斥責說,應該檢查主觀原因,應該深挖思想根源,我們紅軍斗志高昂,一向是攻無不克的,周恩來看清楚了,握有共產國際尚方寶劍的后方委員們,對前方的幾個委員采取的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但他還是不太相信,他們會剝奪毛澤東在軍隊的權力,周恩來找到了一種策略,他試圖把后方委員們關注的焦點從路線問題(他認為本來就不是路線問題),引致軍事指揮上來,“我認為對毛澤東同志的指責過火了,這不符合實際情況 ,但是,我不否認軍事指揮可能存在著許多問題,如果有什么錯誤,我有責任,甚至我的責任更大更直接”。項英繼續發言,指責:“這不是軍事指揮問題,而是指導思想問題,是悲觀情緒問題,是對共產國際的態度問題,是路線問題,這些傾向特別明顯地表現在毛澤東身上”。項英接著說,他認為,毛澤東跟莫斯科共產國際無直接聯系,也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對共產國際的路線既無認識也無感情,他還認為毛澤東是個農民知識分子,對工人階級并不真正的了解,也缺乏工人階級革命斗爭的鮮明性,執行的是富農路線,重視農村,忽視城市,他還認為毛澤東對馬列主義不虔誠,說毛澤東的書籍里幾乎全是封建時代的老古董,有《呂氏春秋》、《貞觀政要》、《三國演義》、《紅樓夢》,有唐詩宋詞,甚至還有《金瓶梅》,毛澤東在會上講話,很少說馬克思列寧怎么說,總是順口來幾句孔夫子怎么說,老子、莊子、韓非子怎么想。項英最后說出了后方委員們的想法,“我們認為毛澤東同志絲毫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為了保證國際路線在紅軍中得以貫徹,毛澤東同志應該離開總政委的崗位,回到后方工作”,他還提議,由周恩來負戰爭領導的總責。幾個后方委員表示附議,對項英的提議表示支持,次日,會議接著開,漸漸地,項英有些不耐煩了,他提議,要毛澤東表態,以毛澤東的睿智,他對會議的目的已看得很清楚了,他知道,任何爭辯無非都是一種形式,性質早已定了,自己少數派,再有力的雄辯,也只是徒然延長會議時間,直到剝奪他的軍權為止,有理如此,無理也如此,形勢看清了,心情也就坦然了,按他的倔強性格,促使他要說幾句殺傷力特別強的話,而后拂袖而去。然而,他理智地克制了自己,只平靜的說了幾句話,既不是認錯,也不是表態,那是很耐人尋味的幾句話,“天下理無常是,事無常非,先日所用,今或棄之,今之所棄,后或用之,我恭候中央的處理”。中斷了幾秒鐘,他又說了兩個字“完了”。會議又出了沉默,有些人聽明白他的話,有些人沒有聽明白。項英顯然不愿意弄明白毛澤東講話的含義,他說“既然毛澤東同志已經表示聽候中央處理,我想會議沒有必要延長了,大家事情多得很,毛澤東同志在目前的情況下,留在紅軍領導崗位上是不合適的”。后方委員們附和說,“解除毛澤東同志的軍內職務是非常必要的”,“我們快舉手表決吧”,從發言看,解除毛澤東的職務,多數人都同意,周恩來看到形勢不可逆轉,還想再挽留毛澤東,就說,毛澤東多年的經驗多偏于作戰,他的長處亦在主持戰爭,“如在前方則可吸引他貢獻不少意見,對戰爭有幫助”。然后提議“一種是由我負主持戰爭全責,澤東仍留在前方助理,另一種是由澤東負主持戰爭全責,我負責監督行動的方針的執行”。會議開到這種情況,毛澤東退意已決,他掩蓋著內心的的痛苦說,“我既然得不到中央局的信任,繼續留在前方是不合適的,我現在身體不好,痰中帶著血絲,時常低燒,我向中央請一個時期的病假,至于回不回前方,我服從組織決定”。說完,他緩緩站起,看看大家,說了句善解人意的話,“也許還有些話大家當著我的面不好講,我現在退席”,說完,毛澤東滿懷惆悵,緩緩走出了會場,但是他內心實在不愿意離開他傾注了全部心血和希望的紅軍。會議開了好幾天,最后作出決定,撤銷毛澤東的紅軍總政委的職務,保留中央政府主席,到地方工作去。

  會后,毛澤東打算準備去長汀福音醫院療養,王稼祥曾向他告別,并要求他爭取一下,留的前方。毛澤東說:“算了吧,我們是少數,還是服從多數”,他還對前來送別的周恩來表示“前方軍事急需,何時電召便何時來”。

  長汀福音醫院

  1932年10月底,毛澤東一到福音醫院,就見到了院長傅連樟,傅連樟笑吟吟地對毛澤東說:“恭喜、恭喜毛主席,你喜得貴子”。噢,是嗎,毛澤東頓時一掃一臉愁云,滿心歡喜,快帶我去看看。傅連章見毛澤東樂不可支,忙領他走進住院部,賀子珍正臥床坐月子,沒想到毛澤東來了,一時喜出望外。毛澤東凝望著愛妻,抱起了襁褓中的嬰兒,高興地問道,什么時候通過的,取名了嗎?賀子珍見毛澤東那高興樣,瘦小的臉龐上也洋溢笑容,答道:才14天,爸爸未在,誰取呢?媽媽叫他“小毛”毛澤東聽后笑道“好”,人家叫我“老毛”現在又來了個“小毛”,好,小名就叫“小毛”吧!在福音醫院,(紅色軍醫)傅連樟為毛澤東檢查了身體,毛澤東確實患著病,一直發低燒,經過X光透視,發現肺部有鈣化點,說明他患過肺結核,發低燒可能是過度勞累的結果。傅連樟勸毛澤東在醫院里好好休息幾個月,但毛澤東是個閑不住的人,他由于心有積郁,一直拼命地看書??锤颠B樟給他訂閱的各類報紙,如上海的“申報”、“新聞日報”,廣州的“超然報”、“工商日報”等。由于沒有好好休息,加上對根據地和紅軍前途的憂慮,毛澤東身體日漸消瘦,虛弱,有一天竟吐起血來了。當時,賀子珍不在身邊,嚇壞了警衛員吳吉清,他趕緊向周恩來作了匯報。周恩來當即決定讓毛澤東到福音醫院附設的“老古井休養所”休養。毛澤東住進了“老古井”接受治療。這是一幢淡紅色的小洋樓,樓外綠樹成行,濃遮密障,風景很是優美。賀子珍滿月后,抱著毛毛來到老古井,毛澤東一見,連忙接過孩子,親昵地吻著、逗著,毛毛給逗笑了,笑得那么可愛,毛澤東高興極了,這可是戰爭硝煙中的天倫之樂啊,賀子珍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毛澤東,發現他本來消瘦的臉更瘦了,眼窩下一道黑圈,頭發又粗又長,心里不禁掠起一陣衷傷,心疼地說:潤之,你受苦了。受苦,哈哈.....毛澤東不變平素的幽默,詼諧,大笑道,我現在是無官一身輕,來到閩山桃花源啰,賀子珍從毛澤東的笑聲中,體察到一種深埋心底的憂憤,不由得輕輕地嘆了口氣,她知道,男兒有淚不輕彈,毛澤東尤其如此。然后,孩子的笑容,妻子的關切,毛澤東似乎真的是驅除了胸中的煩惱,整日里樂呵呵的,可是,時間一長,毛澤東也感到心燥,一種惆悵、寂寞之感油然而生。大丈夫當雄飛,安能雌伏,長期的戎馬生涯,倥傯歲月,使他習慣于聽戰馬的嘶鳴和沖鋒的號聲,習慣于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如今,卻蟄居在這偏僻的小樓,遠離了紅一方四軍,賀子珍見毛澤東心緒不佳,便提議說:潤之,我們去北山散散心吧,聽說山上有座金沙寺,是汀洲八景之一呢,好,看看去,毛澤東慨然應允,冬日的太陽撒落一層淡淡的暖氣,毛澤東和賀子珍來到北山腳下,沿著山路,拾級而上,一路談笑風生,不覺到了山頂。兩人佇立在金沙寺前,只見寺頂的琉璃瓦上,流動著一團團金黃黃的光澤,極目運眺,汀洲風光,盡收眼底,遠山如黛,房屋如盒,櫛比鱗次,流金溢彩,真令人心曠神怡啊!歸途中,毛澤東顯得格外爽朗,平日里憂郁的神態一掃而盡,不時露出欣慰的笑容。然而毛澤東身在醫院,心系蘇區和紅軍,不久,中共福建臨時省委代理書記羅明住進醫院,他是隨同東路軍打贛州時跌傷腰部,來到醫院開刀治療的,毛澤東在漳州戰役中認識了他。一天,毛澤東見到了傷愈后的羅明,兩人促膝談心,談得很投機,也很融洽,談了整整一個上午。毛澤東概括地總結了三次反“圍剿”斗爭取得勝利的經驗,面對第四次“圍剿”在即,對羅明說:福建和江西一樣,應加緊開展廣泛的地方游擊戰爭,認真配合主力紅軍的運動戰,使主力紅軍能集中優勢兵力,選擇敵人的弱點,實行各個擊破,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粉碎敵人的第四次“圍剿”。接著,毛澤東又告訴他,你們應在上杭、永定、龍巖老區開展游擊戰爭,牽制和打擊漳州國民黨第19路軍和陳濟棠部隊的進攻,這對于粉碎敵人的“圍剿”,保衛中央蘇區十分重要。羅明傾聽了毛澤東的談話后,好似“茅塞頓開”。第二天便出院了,隨即召開省委會議傳達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的指示。

  毛澤東在這里休養期間,基本上每天傍晚都是由傅連樟陪同到屋后的臥龍山散步。毛澤東住在幽靜的福音醫院,一邊治病,一邊做社會調查,一邊思考革命的出路。毛澤東常常到附近的東門古街、西門認及門外、西山下、鵝頸、黃田背和河田、蔡坊、張地、新橋、童坊、古城等實地調查,他常常深入民間,貼近群眾,了解敵情,制定戰略。毛澤東了解到當地蘇維埃政府只顧抓擴紅和組織運輸隊,不關心群眾柴米油鹽的官僚主義作風時,說,“群眾是我們共產黨宣傳、發動、依靠、解救的對象,群眾的痛癢怎么可以不關心呢,群眾的柴米油鹽怎么可以不考慮呢”。于是,就在休養所里,在那盞不太亮的煤油燈下,毛澤東寫出了《關心群眾生活、注意工作方法》這一篇群眾路線的名篇,1933年1月的一天,時任中央警衛營政治委員的方強,在奉命率部攻打福建上杭的戰斗中被敵人射來的一顆子彈擊中胸膛,倒在了陣地上,生命垂危的方強被5名女赤衛隊員用擔架抬著日夜兼程,走了200多里山路,送到了長汀的福音醫院。傅連章大夫立即進行診治,當他把方強的棉衣解開,用剪刀挑開被血沾在傷口上的襯衣時,鮮血頓時又從前胸后背咕嚕咕嚕地流了出來。傅連章吃驚了,子彈洞穿胸部,從心臟下部進去,又從后背出來,失血如些之多,且兩天兩夜沒作任何醫療處置,竟然還能活著,真是奇跡,傅連章見方強傷勢如此之重,禁不住皺起眉頭,沒有麻藥,每次診療前,給方強抵御巨痛的只是一小杯鴉片水。由于國民黨反動派的殘酷封鎖,根據地物質生活異常艱苦,營養匱乏,方強一天天消瘦,傷口難以愈合,傅連章心急如焚,一天傅連章外出歸來,急匆匆地走進方強的病房,興高采列的喊著方政委有藥了,有藥了。隨即,將手里端著一個茶缸遞到方強面前,方強揭開茶缸蓋一瞧,只見是滿滿一缸燉牛肉。頓時,一股濃郁的肉香味撲鼻而來,方強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送到嘴里,好奇地問道,傅大夫,這是從哪兒弄來的,看著兩眼怔怔望著自已的方強,傅連章興奮地說:是毛主席送給你的。毛主席,方強疑惑不解,毛主席住院了?傅連章點點頭,告訴方強,毛主席身體很虛弱,這缸牛肉是老鄉送給他補養身子的,聽說你的傷情后,他不舍不得吃,特意讓我捎給你,還讓我告訴你,說這是他為你開的“藥方”。聽完傅連章的敘述,方強無比激動,望著眼前冒著油花的清燉的牛肉湯,他流下了熱淚,一茶缸牛肉湯,方強節省著吃了整整一個星期。此后,按照毛澤東開的“藥方”,傅連樟又想方設法為方強買到幾只雞,燉好讓方強吃了滋補身體。方強在傅連樟的精心治療護理下,傷口開始愈合了,剛能下床走動,他就去看望毛主席。方強來到時,毛主席他正聚精會神地看著書。方強注意到,毛澤東穿著一件半舊的灰布軍裝,赤腳穿一雙黑色圓口布鞋,蓄一頭長發,臉色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很憔悴。桌上放著還沒來得及吃的南瓜飯和辣椒,方強輕聲叫了一聲“主席”,毛澤東轉身,見是方強,放下手中的書,招呼道“喲,是方政委啊,坐下”。坐下,我今天是專門來向主席道謝的,方強誠摯地說明來意。“傷口愈合得怎么樣啊”?毛主席問道,方強回答,讓主席為我操心了,本來傷勢就不重,“啊,還不重,聽傅院長講一顆反動派的子彈從方政委的胸部穿膛而過啊”!毛澤東打趣道“看來你這革命的肌體不錯嘛,連敵人的子彈都不敢長駐,匆匆鉆進去什么也沒敢動就又溜走了。方強被毛主席親切幽默的話語逗樂了。傷口長得怎么樣?毛澤東撩起方強的衣襟胸后背仔細看了起來,敵人射擊離我大近,所以子彈才穿透了,方強忙解釋說。那個傅院長看你傷成這樣嚴重,都急得不行呀,我跟他說,相信你會好的,這不真的好了嘛,這都是主席給開的“藥方”好哇!方強感激地說:毛澤東樂了,用手指著方強笑著說:我們:湖南鄉下老百姓講,大難不死,必須后福,看來你方強日后會很造化哩。方強也笑著回答道,主席過譽了,不是鄉親們把我從火線上救下來,趕了200多里山路送到這里,我就是有10條命,也早叫閻王爺索走了。是啊,沒有人民這個靠山,我們共產黨和紅軍是無法生存下去的?毛澤東說:為了中國人民的翻身解放,我們要努力奮斗啊。方強在毛澤東處聊了很長時間,怕打擾主席休息的時間,就起身向主席告辭了。

  毛澤東在長汀福音醫院養病期間和院長傅連樟談起改編福音醫院,這家醫院從1927年起就為紅軍服務了,但為了到白區購買藥品方便,一直保留著教會醫院——福音醫院這個名字,這次毛澤東提出改名“紅色醫院”,傅連章非常贊同,毛澤東又提出把醫院遷往瑞金更好,能更多地為紅軍服務,傅連章毫不猶豫地說:好,跟主席到瑞金去。1933年3月他雇了150個挑夫,挑了半個月,把整個福音醫院從長汀一直挑到瑞金葉坪楊崗,正式創立了中央紅色醫院。

  回瑞金葉坪

  1933年2月中旬,毛澤東回到瑞金葉坪謝屋,沒幾天。在臨時中央政府一系列指令下,一場聲勢浩大的查田運動在中央蘇區開展了起來。同月,博古請剛養病回來的毛澤東去領導這次查田運動,毛澤東接受了這次任務,3月,委派到瑞金領導中央政府土地部的王觀瀾到葉坪鄉進行查田試點調查。王觀瀾來到葉坪找到葉坪鄉蘇維埃主席朱開銓,帶著他到云集、壬田區實地走訪調查。試點調查一段時間后,王觀瀾回到葉坪向毛澤東主席匯報。毛澤東聽完他的匯報后,沒幾天毛澤東親自帶著王觀瀾、朱開銓一行人,到云集、壬田兩地實行調查。取得經驗后,1933年6月查田運動正式開始,6月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發出《關于查田運動的訓令》,要求各級政府在查田運動中,堅決執行階級路線,以農村中工人階級為領導,依靠貧農,堅定聯合中農,向著封建勢力作堅決的進攻,把一切冒稱“中農”、“貧農”的“地主”、“富農”完全查出來,沒收地主階級的一切土地財產,沒收富農的土地及多余的耕牛、農具,房屋,分配給過去分田不夠的及尚未分到田的工人、貧農、中農,富農則分較壞的勞動傷地。6月2日,中共蘇區中央局作出《關于查田運動的決議》,指出查田運動是一場劇烈與殘酷的隊級斗爭,要求各級黨組織依靠雇農、貧農、鞏固地聯合中農群眾,來反對和剝奪地主殘余與富農的一切反革命企圖,但又指出,決不容許任何消滅富農的企圖,只沒收他們多余的農具與好的田地,分給他們認壞的“勞動地”。

  3月17日中央蘇區八縣區蘇維埃負責人集合于中央政府大廳,參加查田運動大會,毛澤東當選為主席團主席,并當場發表了演說。1933年3月期間,毛澤東為“中國工農紅軍通信學校”在葉坪坪山崗組建成立,應校長王諍的邀請毛澤東以政府主席身份出席了成立大會并講了話。3月間,中央紅色醫院正式創立,毛澤東知道后很高興,很快就來到了中央紅色醫院,并對傅連章院長,從長汀的“福音醫院”搬遷到瑞金并改為“紅色醫院”,在時間上和行動上,為他的行為表示感謝。醫院成立后,第一批接收了在第四次反“圍剿”中受傷的傷員,在傷員中,有紅軍總政治部主任王稼祥。毛澤東在醫院中看望了他,并很關心他的病情,

  在1933年3月期間,由于有人向敵人告密,敵人派飛機對葉坪一帶進行轟炸,中央政府和軍委的辦公機關受到威脅。為此,中央決定將中央政府及軍委辦公機構移駐于瑞金城西南郊沙洲壩下肖村一帶。1933年3月,去前,毛澤東指示,中共軍委總供給部長兼政委楊至城同志去這一帶作社會調查,楊至城當即行動,從三個問題入手調查,一附近各村共有多少房子,可以騰出多少房子來供中央和軍委機關使用;二各村有多少地主,反革命分子,他們對紅軍的態度如何,三各村收成如何,打了多少糧食,能有多少余糧。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楊至城摸清了情況,形成了一套搬遷方案,向毛澤東等領導作了匯報。1933年4月,中央政府和軍委機關等,由葉坪搬到了瑞金城西南郊沙洲壩下肖村一帶居住和辦公。剛到不久,一天毛澤東出來散步發現當地百姓的飲用水、生活用水居然是在同一個池塘里的臟水,毛澤東就上前問了一個年齡比較大的百姓,這么臟的水可以喝嗎?不怕生病嗎?那個老農回答說,這里一直都缺水,沒辦法。毛澤東聽到這里就想這是個大問題,散步回去后,就尋思著要解決群眾吃水難問題,在和大家商量挖井時,村民們說:挖井會得罪“旱龍爺”,斷了村里“龍脈”,毛澤東笑著對大家說:挖井是為了大伙有干凈的水喝,要是真有旱龍爺來找麻煩,就讓他找我毛澤東好了。在毛澤東的帶領下,大家很快挖出了一口五六米深的水井, 為了使井水更加清澈,毛澤東還帶領干部下到井底墊木炭,鋪砂石。井水常年不干,清涼甘甜,從此,沙洲壩老百姓結束了飲用臟水的歷史。

  1933年春,中央政府開展了春耕生產竟賽運動。瑞金出現了你追我趕的局面,當時的武陽區分為石水、武陽、黃岡等8個鄉,在春耕生產競賽運動中,武陽區首先進行了大規模的宣傳發動和組織工作,接連召開黨代表,鄉蘇代表會,貧農團等會議,層層宣傳發動,并成立了水利委員會,領導修整原有的水陂、水圳、水塘并新開水圳、筑水塘。全區還大力開墾荒地,增加耕地面積達幾百擔谷田。武陽區抓農業生產的突出業績引起了毛澤東的高度關注,在聽取中央巡視員的匯報后十分高興,當即通知區蘇維埃主席邱世桂和石水鄉蘇維埃主席周幫池來中央政府開會。為總結推廣武陽區和石水鄉的先進經驗,接著毛澤東帶領一群紅軍戰士來到武陽村與武陽橋綿水河畔與群眾一起犁田,插秧,隨后于1933年5月19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春耕生產運動贈旗大會在武陽竹頭下村召開軍民大會,到會者14000余人,會議由毛澤東在這里主持召開,毛澤東在報告中表彰了武陽區和石水鄉春耕生產的先進事跡并授予武陽區和石水鄉“春耕模范”獎旗,靜默的山村從此為歷史垂注。

  1933年6月8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作出了召集第二次全國蘇維埃大會的決議,并成立了以梁柏臺、謝覺哉、趙寶成等委員組成的“二蘇大會”準備委員會。為召開“二蘇大會”,決定在沙洲壩老茶亭村的樹林中,建造一棟規模大、造型美、具有蘇維埃共和國標志的臨時中央政府大禮堂。大禮堂由“二蘇大會”準備委員會監造,錢壯飛擔任圖紙設計,總務廳主任袁福欽組織實施,并在江西和福建各選調了200多名技術人員和建筑工人擔任大禮堂的具體施工任務。大禮堂由8月1日動工興建,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經常到工地慰問工人,工人們都說:這是我們自已選出的代表集會之處,請主席放心,我們一定會按時間保質量把大禮堂建好。果然,只用了4個月時間,一座宏偉的建筑拔地而起。為了在6月開好查田運動會,1933年6月中旬,毛澤東來到黃柏、大柏地從事調研工作。在重返大柏地時,面對昔日金戈鐵馬的戰場,他感慨萬千,當日夏天接近傍晚時來了一陣大雨,雨后晴空的山水風景,天空呈現出一道彩虹,看到這么美的夕陽,毛澤東詩性大發,他一口氣寫下了大柏地這首詩“菩薩蠻”,《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雨后復斜陽,關山陣陣蒼,當年鏖戰急,彈洞前村壁,裝點此關山,今朝更好看》。

  中央蘇區時期一直處于嚴密的經濟封鎖之中,蔣介石為了消滅剛剛誕生的蘇維埃政權,從1932年開始就對中央蘇區實行經濟封鎖,嚴禁商品流入蘇區,并把群眾的糧食搜掠到封鎖網的堡壘中去,妄圖使蘇區彈盡糧絕。中央蘇區本身的貧窮落后,加上敵人的經濟封鎖,使得蘇區的軍需供應和群眾的日常生活陷入困境。如果不發展經濟,蘇維埃的政權、革命戰爭將無以為繼。在這種 情況下,開展蘇區的經濟建設就顯得極為必要,中央蘇區經濟建設,是在贛南、閩西完成土地革命、建立紅色政權的基礎上進行的。1933年8月中旬,毛澤東在瑞金葉坪主持召開了江西省南部十七縣經濟建設工作會議,并在會上作了《粉碎敵人第五次 “圍剿”與蘇維埃經濟建設任務》的報告,這次大會的召開有力地推動了中央蘇區經濟建設的全面開展。

  蘇維埃政府最廣泛的民主,首先表現于自己的選舉,民主選舉是蘇維埃政治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人民當家作主參與國家管理的具體表現,在中國共產黨和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的領導下,中央蘇區進行過三次選舉運動。這三次選舉,系統上分為,區以上的各級蘇維埃政權實行間接選舉,區以下的鄉蘇維埃和縣直屬的市蘇維埃實行直接選舉。中國共產黨和臨時中央政府高度重視鄉蘇維埃的選舉,不僅在蘇維埃憲法、選舉制度和地方蘇維埃政府的暫行組織條例等法令中明確規定了鄉蘇選舉的原則、程序和方法,而且將鄉蘇維埃和市蘇維??闯墒亲罨?、最重的召開。為了發動和吸收鄉村最廣大的人民群眾參加選舉,臨時中央政府要采取以下方法和措施:一、深入開展階級斗爭,激發群眾參加選舉運動的主動性;二、聯系群眾的實際生活,調動群眾參加選舉的積極性;三、進行普遍的宣傳動員,提高群眾參加選舉運動的廣泛性。群眾的廣泛參與,固然是中央蘇區的選舉運動在鄉村順利開展的先決條件和基礎,但要取得選舉的實效,即通過選舉“把大批最覺悟、最先進、最積極的份子選進蘇維埃”,還需要在選舉運動的整個過程中嚴格遵循蘇維埃的選舉法令,規范化地開展選舉的各項工作,1933年9月6日,毛澤東在瑞金葉坪主持召開了中央蘇區南部十八縣選舉運動大會并作了報告,系統闡述選舉的原則和方法,充分體現了民主的精神。

  從1931年11月成立中央蘇維埃政府至1933年春及四次反“圍剿”的勝利,1933年是中央蘇區革命斗爭最高潮、經濟建設最繁榮、群眾的生活、工作熱情各方面發展都是最好的一年。在這一年里,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來到中央蘇區各地,也聽取了各省、區、鄉、蘇維埃政府領導的工作匯報。從中,江西省興國縣蘇維埃政府在各方面都搞的最好,每次全省競賽工作中都是第一名,現評為模范縣,并授于“模范興國”的稱號。在福建上杭的才溪鄉也在各方面都搞的很好,也受到福建省蘇維埃的多次贊揚和表彰。在瑞金,武陽的石水鄉在各方面的工作都做的很好,也多次受到縣蘇維埃的表彰。1933年11月,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為準備開好明年元月“第二次蘇維埃大會”,率領蘇維埃中央政府檢查團到興國長岡鄉進行調查,他召開該鄉和村里的干部開調查會。他來到這里就住在老鄉家,打地鋪,幫房主人掃地、挑水、劈柴等,了解群眾的生活情況。開完調查會后,還同老鄉一起到田地干農活,向群眾了解情況。通過了一星期的實地調查,詳細地考察研究了長岡鄉的工作,得到了第一手資料。接著他率檢查團又去了福建上杭才溪鄉開展了,為期七天的調查研究?;氐饺鸾鸷?,不久就寫出了著名的《長岡鄉調查》和《才溪鄉調查》報告。

  1934年1月22日,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在紅都瑞金的“人民大會堂”——沙洲壩中央政府大禮堂隆重開幕了,大禮堂莊嚴雄偉、氣勢輝宏。毛澤東在寬闊的大廳主席臺上主持了“二蘇大”盛會。大會熱鬧非凡,人聲鼎沸,參加大會的正式代表有700多人,旁聽有1500人,他們來自各個蘇區代表。人數之多、區域之廣、規模之大,是中央蘇區空前絕后的。梁柏臺擔任大會秘書長,毛澤東代表中央政府致開幕詞。報告概述了中國與世界革命發展的形勢,總結了中央政府成立以來蘇維埃運動在各方面的寶貴經驗,提出了當前的具體戰斗任務。

  在向大會作政府工作報告結論時,毛澤東在大會上稱贊了長岡鄉、才溪鄉兩個鄉是蘇維埃工作的模范鄉。隨后,大會通過了中央政府工作報告,修正的蘇維埃憲法以及紅軍建設、經濟建設、蘇維埃建設等重要問題的決議案,通過了關于國徽、國旗、軍旗的決定。2月1日大會又通過了醞釀討論的由175人組成的中央政府中央執行委員名單,毛澤東在歡快的氣氛中致閉幕詞。

  1934年4月10日,毛澤東通過前些時間到各鄉開展的社會調查,寫出了《鄉蘇怎樣工作》的報告。詳細闡述了當時作為蘇維埃政府的基層單位應擔負的工作職責、工作方式以及機構設置等等。鄉蘇維埃是最接近群眾的一級機構,是直接領導群眾執行蘇維埃各種革命任務的機關。因此應極力改善鄉蘇的工作,健全鄉蘇的組織與領導。鄉蘇的工作做好,對蘇維政權的鞏固起到很大的作用。1933年9月至1934年夏,中央革命根據地的紅軍,對第五次反“圍剿”作戰,在中革軍委博古等領導下實行軍事冒險主義、軍事保守主義的戰略指導下,屢戰失利。蘇區根據地日益縮小,形勢日趨嚴重。中央根據地北大門廣昌,南大門筠門嶺先后失守。在這種情況下,心急如焚的毛澤東多次向極左路線領導人提出改變打法,結果反而受到留黨察看的處分,眼看自己一手創立及無數先烈用生命換來的根據地越打越小。

  1934年4月毛澤東從瑞金來到會昌,同粵贛省委、粵贛軍區領導交談后,發動群眾,激勵部隊,在當地民眾支持下,毛澤東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主席的身份指揮當地紅軍連打了幾個勝仗,終于扭轉南大門的被動局面,從此以后中央根據地只有南部戰線比較穩定,其余三面都是節節敗退,1934年7月的一天拂曉,毛澤東同中共粵贛省委幾位領導,從會昌城,來到城郊嵐山嶺,夏日的嵐山嶺滿月蔥籠,生機勃勃。極目遠眺,宏偉壯麗的江山引人遐想。在會昌城外的高峰,眼見紅軍戰士守衛在各個山頭,目睹眼前群山晨景,想到當前危急形勢,毛澤東頓生感慨,于是吟誦《清平樂·會昌》的初稿?;氐阶√帗]筆寫下了《清平樂·會昌》的著名詩詞。“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會昌城外高峰,顛連直接東溟,戰士指看南粵,更加蔥蔥郁郁”。毛澤東寫好這首詩詞之后,很快就接到周恩來從瑞金送來的急信,要他趕回去。

  1934年7月,由于叛徒的告密,沙洲壩突然遭到國民黨飛機接連三天對沙洲壩狂轟濫炸,經過這番狂轟濫炸,中央蘇區黨、政、軍機關不得不第三次搬遷,這一回由沙洲壩遷往云石山。

  毛澤東居住在云石山一處古寺中,每天都在焦慮擔心中央革命根據地日益縮小??丛谘劾?,痛在心中,毛澤東向中革軍委及博古多次提出紅軍要到外線作戰的方針,但都沒有被采納。深明大義的毛澤東,仍然以革命事業為重,日夜操勞,經常在蘇區各地奔走,操勞過度。長期的營養不良,使他的身體一直不是很好,回到瑞金后在云石山一個古寺中休養。9月的一天,周恩來給毛澤東打來一個電話,談了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后,根據地形勢很嚴竣,中共中央,中華蘇維埃政府,要做放棄中央蘇區的思想準備,可能要軍事戰略轉移,正考慮要往那方向轉移,并提出要毛澤東能不能先去于都了解一下那邊的情況,毛澤東不顧身體的虛弱,他考慮的是如何能夠挽救紅軍的命運,尋求一條紅軍能轉危為安的道路,就同意了周恩來的請求。毛澤東考慮形勢緊迫。

  第2天就從瑞金云石山古寺出發,經麻地、小密、黃龍和梓山來到于都縣城,住在贛南省蘇維埃政府駐地。在于都調查期間,當地條件極其艱苦,由于操勞過度,加上身體虛弱,毛澤東得了瘧疾,持續發燒不退,昏睡在床。他的秘書黃祖炎和警衛員陳昌奉,吳吉請日夜守護在他身旁。黃祖炎看到病情很嚴重連夜跑了幾十里路找來了名醫傅連樟,經傅連樟大夫精心的醫治,幾天后毛澤東的病慢慢的好轉了。病好點后,毛澤東立刻召開各種會議,著重調查了解于都方向的敵情和地形。詳細了解敵人的動向后,9月20日毛澤東給周恩來發了一份關于于都敵情和地形的急電,這個電報為中央開始長征時,下決心從于都方向實圍起了重要作用。在于都調查中,毛澤東聽到博古,李德想把自己留在蘇區。毛澤東認真思考著這個問題,到晚上寫了一封急信,連夜叫警衛員送給博古,博古看后,就跟周恩來說,你看毛澤東他自己提出要留下。周恩來一看信后,心急如焚,他連夜騎上馬專程前往于都勸說毛澤東。大雨中周恩來與毛澤東關起門兩人通宵長談,警衛員們在外守護了一夜,經過一夜的長談最后毛澤東才改變主意,同意隨大部隊轉移。周恩來走出大門時雨停了,東邊的天空露出了一絲的白光。周恩來實在太忙,沒等毛澤東跟他說:休息一下再走。周恩來騎上馬一早就趕回瑞金。10月初毛澤東也回到瑞金云石山古寺。在要轉移之前的這段時間里,他會見了一批留守干部,還把自己心愛的兒子毛毛留下來,交給弟弟毛澤覃夫妻倆照看。

  1934年10月10日傍晚,天空下起細雨,毛澤東帶著復雜痛苦的心情,離開了瑞金云石山古寺,也離開了他一手創建的紅色根據地,紅色蘇維埃..............

  2020年8月1日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2.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3. 無視反毛公知的感受:這家機構的年輕人竟如此真誠的紀念毛主席!
  4. 還得是“毛主席”!美國記者在橘子洲頭被震撼到了……
  5. 孫錫良:老孫微評(頭腦要冷靜)
  6.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7. 對等反制與拒絕“新冷戰”
  8. 張志坤:現在就對美求和,好像有點過早
  9. 川普痛打TikTok,破除了國人的三大迷信
  10. 不能光反對投降,還要搞清楚為什么容易投降?
  1.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2.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3.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辦”——讀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則》有感
  4.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5. 隨筆:他們終于撕下了畫皮——談談蒙牛
  6. 汪東興記憶里的毛主席:近距離了解毛主席的衣食住行和工作
  7. 投降,是要被殺全家的
  8. 多少個頭銜算個P!還有更厲害的呢!
  9.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10. 美國的流氓本性與公知的蕩婦羞辱
  1. ?原來污蔑毛主席的人是他!全國人民都必須喊打
  2. 據說都怪一個人
  3. 有什么不對勁嗎?
  4. 方方終于說了句大實話!
  5. 一本《平安經》,一群馬屁精
  6.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7. 普京近日大罵蘇共,恰恰暴露了自己的困境
  8.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9. 尹一鴻:如今有多少像王振華、任志強這樣的混進黨里的“中共黨員” ?
  10. 遼寧王忠新:挖蘇共“祖墳”的都是蘇共最高領導接班人
  1. 一座大山與人民軍隊成長的“搖籃”
  2.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3.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4.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5. 空軍原司令員王海上將逝世,曾在抗美援朝時擊落擊傷9架敵機
  6. 貪污7.17億的趙正永,死緩!想起了毛主席殺劉青山、張子善
山东11选5技巧出1下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