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馬列主義陣營的分化:修正主義者和毛主義者

蘇曼 · 2020-08-08 · 來源:紅磚廠青年報VOY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正如列寧所說,為了團結,就必須在馬克思主義和修正主義之間劃清界限。

圖:印共(毛)譜系圖,紅色文獻翻譯制

  馬列主義陣營的分化:修正主義者和毛主義者

  《人民進行曲》第6卷第7期,2005年7月

  作者:蘇曼

  隨著印度共產黨(馬克思列寧主義)人民戰爭和印度毛主義共產主義中心的合并,以及印度共產黨(毛主義)的革命中心的形成,馬克思主義和修正主義的界限越來越清晰。所有的旁觀者都被迫采取立場——要么和革命站在一邊,要么反對革命。在維賈瓦達召開的一次會議上,成立了“新”黨印共(馬列)。這是另一個遵循解放路線的馬列主義修正主義中心。但是,這個新的團體與解放不同,其綱領與印共(馬)相似,并保留了一些關于其毛主義過往的修辭。其他這類修正主義者和右翼團體也朝著同樣的方向發展。當然,所有這些修正主義政黨都聲稱是偉大的納薩爾巴里斗爭的繼承者,只不過他們今天與其再無共同之處。他們甚至還想起了查魯·馬宗達的名字。他們背叛了他的偉大遺產。這一切只是為了篡奪過去的革命榮譽,為他們現在的修正主義實踐辯護。

  今年1月底,卡努·桑亞爾(Kanu Sanyal)領導的印共(馬列)(它本身是由一些團體合并而成)和印共(馬列)紅旗又合并而成了另一個印共(馬列)。根據他們2005年3月發表的公報,他們統一的基礎是反對修正主義和左傾宗派主義(即毛主義者)。他們將它們放在一個相等的平面上。事實上,這里更強調攻擊毛主義者,并專門寫了一篇文章,題為《毛主義者不是納薩爾巴里的繼承者》。在這篇文章和整個公報中,他們就像政府一樣,稱毛主義者為“無政府主義者和恐怖主義者”。在整個公報中,沒有一句話提到武裝斗爭,也沒有提到準備武裝斗爭的必要性,只是繼續喋喋不休地把群眾斗爭和群眾路線作為與所謂的恐怖主義者的分界點。一切武裝斗爭都是“個人殲滅”,都是反對群眾路線的。但是,他們沒有在公報上說他們將如何奪取政權,或者群眾斗爭將如何與武裝斗爭聯系起來。

  列寧說,武裝奪取國家政權是一切革命的中心任務。但在這一關鍵問題上,他們完全保持沉默。這就是他們的修正主義的來源,哪怕他們乞靈于毛的名字。他們的錯誤,不僅僅是對持久人民戰爭道路的背離,而且還是對其的完全否定。因此,當邦政府不僅開始對毛主義者,而且甚至對其他三到四個馬列主義組織進行大屠殺之時,他們的會議于安得拉邦召開也就不足為奇了。

  關于群眾路線的問題

  在公報里,他們喋喋不休的主要內容是群眾斗爭和群眾路線。他們將二者交替使用,好像參與群眾斗爭的人會自動地走群眾路線,而搞武裝斗爭的人則反對群眾路線。由于這是他們試圖提出的中心觀點,特別是為了將他們自己與毛主義者區分開來,因此有必要揭露在這個問題上他們試圖制造的混亂。

  首先,群眾斗爭不等同于群眾路線。群眾斗爭就是動員群眾,無論是爭取局部的訴求,還是政治上的訴求,甚至依靠武裝斗爭。另一方面,群眾路線是一種思想方法和工作作風。它是一種在一切工作中,無論是在群眾中,在黨內,甚至在軍隊中,都應該采取的態度。它要求所有的干部和領導,都要注意同他們一起工作的群眾的需要和意見,這是與官僚主義作風截然相反的。眾所周知,即使是那些領導群眾斗爭的人,在許多地方,都根本沒有采取群眾路線,這一點在大多數工會領導人及其官僚作風中是顯而易見的。在群眾中,群眾路線就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在黨內,群眾路線就是要考慮全體干部的意見,關心全體干部的幸福,不凌駕于全體干部之上。在軍隊中,除了正規部隊外,還需要動員全體群眾參加人民戰爭,建立龐大的民兵組織。它也要求不能像資產階級軍隊那樣,由指揮官搞專制。

  1945年,中國共產黨在《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對群眾路線問題作了這樣的解釋:如毛澤東同志所說,正確的政治路線應該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而為使這個路線真正從群眾中來,特別是真正能到群眾中去,就不但需要黨和黨外群眾(階級和人民)有密切的聯系,而且首先需要黨的領導機關和黨內群眾(干部和黨員)有密切的聯系,也就是說,需要正確的組織路線。因此,毛澤東同志在黨的各個時期既然規定了代表人民群眾利益的政治路線,同時也就規定了服務于這一政治路線的聯系黨內黨外群眾的組織路線。

  所以,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在堅持以群眾路線為基礎的政治路線的同時,必須在群眾內部和黨內采取“組織路線”。這就需要深入群眾,調查他們的需要和想法,然后把這些同革命的直接任務聯系起來。僅僅是聽取群眾的意見,而不把群眾的意見同革命的任務聯系起來,就會產生尾巴主義;不考慮群眾的意見和需要,就會產生宗派主義和教條主義。前者否定先鋒黨的作用,后者則會因為我們所表達的觀點與群眾現有的覺悟水平毫無關系而疏遠群眾。實際上,新印共(馬列)類型的修正主義者沒有必要深入群眾中去研究他們的生活和意識,因為他們只打算動員他們進行群眾斗爭,而不是革命。這樣的群眾斗爭,是在他們現存的生存條件中產生的,是很容易看到的,而把他們引向革命的任務則要困難得多,因此需要深入研究群眾和群眾的處境。

  這樣的群眾斗爭,是已經由印共、印共(馬),實際上是所有資產階級政黨所進行過的,其規模之大,是紅旗和過去的“印共(馬列)”所無法想象的。至于動員群眾,難道印共(毛)在安得拉邦沒有指出,在鎮壓再次開始之前的幾個月里,十萬人不顧鎮壓的阻礙,仍然參加他們的會議,顯示了大規模的群眾支持嗎?在大多數武裝斗爭地區,如恰爾肯德邦、比哈爾邦、丹達卡蘭亞,也存在著同樣的支持——這些地方同樣處于鎮壓、逮捕、殺戮和各種其他形式的騷擾的氛圍中。實際上,毛主義者在農民和部落中,以及一定程度上在工人、學生和其他各階層的群眾中,都建立了龐大的群眾組織。在他們三十年的歷史中,這個“新”黨能否顯示出毛主義者所進行的群眾動員的哪怕一小部分?

  但問題不僅在于能否動員群眾。問題同樣在于我們領導群眾的方向是什么。是為了人民戰爭和奪取政權,還是為了別的什么?這是擺在任何嚴肅的馬克思主義者面前的基本問題。如果是前者,這一態度就會反映在一個人的實踐的方方面面,包括組織方法和斗爭方法。如果是后者,這也會得到反映。

  例如,這個新黨的領導人的工作幾十年來一直是完全合法的,說明他們對革命缺乏嚴肅性。印度不是一個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可能會存在一個合法運作的革命黨的發達國家(實際上,在9/11后日益增長的法西斯環境中,這一點也可能會受到影響)。印度是一個沒有這樣的民主美德的國家,它連激進的工會運動都要殘酷鎮壓,更不用說革命斗爭了。最近的拉賈斯坦邦農民斗爭遭遇了什么?UP電力公司員工的斗爭遭遇了什么?政府雇員的無數次斗爭遭遇了什么?無組織部門的數百名被完全剝奪了權利的工人的斗爭又遭遇了什么?到底怎么了?雖然我們會利用其可存在范圍內的合法機會,但在像印度這樣的一個國家中一個有著革命任務的所謂的共產黨,能保持這么長時間的合法性,是不可預見的。黨的最高領導人的持續的合法存在,還談得上什么領導革命斗爭呢?這說明他們不過是限制了群眾斗爭,使其保持在合法的范圍內。

  所以,有統治階級政黨搞的群眾斗爭,有修正主義者搞的群眾斗爭,也有真正的共產主義革命者搞的群眾斗爭。問題是,即使是在滿足局部要求的情況下,這些群眾斗爭的目標和方向是什么。大多數人用它來為他們未來的選票倉創造選舉基礎,而共產主義革命者則用它來推動武裝革命。如果革命不在新印共(馬列)等政黨的議事日程上,國家就不會感到威脅,他們就會允許這種合法存在。這個新黨不斷地攻擊毛主義者是“無政府主義者和恐怖主義者”,只不過是給敵人聽的音樂。安得拉邦政府給了這些人充分的自由來建立他們的新黨,同時卻冷血地殺害其他人,也就不足為奇了。在整個會議期間,沒有一句話譴責邦政府的行為,盡管在他們召開會議時,這種行為已經達到了殘酷和野蠻的地步。當時,在安得拉邦,甚至連自由主義者都開始站出來譴責暴行和假遭遇戰,這些所謂的無產階級卻沒有這么做。為什么?當會議在安得拉邦舉行的時候也是如此!!!

  所以,該黨的真正的干部,應該認真考慮這個黨的領導人的真正作用是什么,不要被他們與武裝斗爭對立的所謂的群眾斗爭的修辭所誤導,不要被他們對“群眾路線”問題的完全歪曲的理解所誤導。

  關于共產主義革命者的團結問題

  這里還有一個修正主義者和右傾主義者試圖利用的另一個重要問題,即各馬列主義團體和政黨的普通成員之間的團結愿望。團結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實現目的的手段的一個方面。目的是新民主主義革命,共產主義革命者的團結是實現這一目的的重要步驟。但是,在黨的層面上,團結必須是真正渴望革命并以革命的方式工作的人之間的團結。而不是與只是用毛主義標簽去欺騙群眾的修正主義者之間的團結。畢竟,我們在黨的層面上所追求的團結,就是一個先鋒隊內的團結——任何軟弱的“先鋒隊”都不能領導革命,因為這需要果斷、決心、遠見和革命實踐。不應該忘記,這個國家在近半個世紀中有著一個統一的黨,但是由于它的修正主義路線,革命連一步都沒有前進。這就要求納薩爾巴里明確與這一過去決裂,把印度的革命提上議事日程。與修正主義者相比,盡管那時的力量很小,但未來在于新的力量,而不是墮落和老朽的“馬克思主義者”。

  正如列寧所說,為了團結,就必須在馬克思主義和修正主義之間劃清界限。他進一步闡明,團結不僅要建立在思想政治問題上,而且要建立在無產階級的戰術問題上。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推進奪取政權的革命進程。在不同類型的“共產主義者”的領導下,這個國家的群眾斗爭已經進行了將近80年;整整一個世紀已經過去了。但是,他們離社會的革命變革又近了一步嗎?沒有。所以,任何團結,都必須促進革命斗爭和革命組織的發展,而不能成為它的障礙,或是以任何方式削弱它。

  因此,團結必須是有原則的,只有在上述問題上達成共識,并進行實踐,才能推進這一進程。正如媒體所報道的那樣,只有在五份詳細的文件首次定稿并對他們的過去進行全面的批判性審查之后,印度毛主義共產主義中心和印度共產黨(馬列主義)人民戰爭之間的團結才得以實現,然后才走向組織統一。除非在所有基本問題上都有一個共同點,否則這種團結可能是短暫的,正如在一些早期的團結中所看到的那樣。指望認真對待武裝斗爭的人和不認真對待武裝斗爭的人之間的團結,是烏托邦式的,是有害的。當然,在群眾層面上,在具體問題上,可以而且必須同許多人團結,共同完成最基本的任務。我們這里講的是團結起來組成一個有效的先鋒隊,領導革命運動前進,建設一個沒有剝削的新社會。

  毫無疑問,隨著大部分真正的毛主義者團結在印度共產黨(毛主義)中——這一進程從過去十年開始一直在進行,許多力量在印共(馬列)(人民戰爭、黨統一)和毛主義共產主義中心這兩股主要的革命潮流匯合之前就融入了它們——認真對待革命的人和不認真對待革命的人將會迅速分化。第二個印共(馬列)的形成是這個過程的一部分,在這個過程中修正主義者也將分化,以拯救自己免于滅亡?,F在,在馬列主義陣營內有兩個明確的中心——兩個印共(馬列)的修正主義中心和印共(毛)的革命中心。在這兩者之間,許多團體和個人都必須選擇自己站在哪一邊。他們是站在真正的革命者一邊呢,還是跳進修正主義的泥潭呢?這畢竟是僅有的兩種選擇;任何中間派立場實際上都意味著走向后者。

  據報道,印共(毛)仍認為在黨外存在著真正的革命力量和個人。在革命斗爭的發展過程中,他們將盡全力同他們團結一致。這里可能會有人評論說,印共(毛)之外的革命者也必須采取主動。毫無疑問,即將到來的革命人民的斗爭浪潮,將使分界線更加尖銳。

  圖:2012年,印共(毛)的戰士們與村民們在討論,勸說他們加入武裝斗爭。(拍攝照片的那周,村里有兩名村民被害,戰士們成功勸說三人加入隊伍。)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2.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3. 還得是“毛主席”!美國記者在橘子洲頭被震撼到了……
  4.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5. 孫錫良:老孫微評(頭腦要冷靜)
  6. 張志坤:現在就對美求和,好像有點過早
  7. 階級固化的后果,東漢已經預演了一遍,今天正在重演
  8. 篡改歷史觸及底線,信口開河涉嫌違法
  9. 英國共產黨《晨星報》:“另一個廣島”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10. 不能光反對投降,還要搞清楚為什么容易投降?
  1.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2.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3.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4.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辦”——讀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則》有感
  5. 汪東興記憶里的毛主席:近距離了解毛主席的衣食住行和工作
  6. 投降,是要被殺全家的
  7. 多少個頭銜算個P!還有更厲害的呢!
  8. 真實的歷史——毛主席個人智慧最終糾正集體錯誤,才有革命的勝利(上)
  9. 還得是“毛主席”!美國記者在橘子洲頭被震撼到了……
  10. 無視反毛公知的感受:這家機構的年輕人竟如此真誠的紀念毛主席!
  1. ?原來污蔑毛主席的人是他!全國人民都必須喊打
  2. 據說都怪一個人
  3. 有什么不對勁嗎?
  4. 方方終于說了句大實話!
  5. 一本《平安經》,一群馬屁精
  6.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7.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8. 普京近日大罵蘇共,恰恰暴露了自己的困境
  9. 尹一鴻:如今有多少像王振華、任志強這樣的混進黨里的“中共黨員” ?
  10. 遼寧王忠新:挖蘇共“祖墳”的都是蘇共最高領導接班人
  1. 還得是“毛主席”!美國記者在橘子洲頭被震撼到了……
  2. 申鵬:錢是肯定掙不到了......
  3.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4. 張勤德:就中美關系向胡錫進等論者請教三個問題
  5. 空軍原司令員王海上將逝世,曾在抗美援朝時擊落擊傷9架敵機
  6. 特效救命藥5毫升70萬元!藥價瘋了!
山东11选5技巧出1下几